民主联盟党(MUDA)不民主?近期,多名已离开MUDA的前党员在社交媒体上指责,该党不允许任何人公开批评党内事务,否则就会被对付。

MUDA下令不准公开批评?
“仅1国州席却如此高傲”

一名经常评论政治的推特用户在前天(9月26日)表示,他接获指示,不能在社交媒体上批评MUDA。

“只有1个国席和1个州席的政党,真厉害。”


分享被“禁言”经历
前党员:在党内需要“锁嘴巴”

他的推文引起热议,甚至引出不少已经退党的前MUDA党员分享自身经历。

MUDA前雪州妇女赋权局局长兼双溪毛糯议会领袖法拉玛慕(Farah Mahmud)于同一天在推特上表示,在党内需要将嘴巴“锁起来”。

“在雪州MUDA里,说话比较直接的成员会被主席静悄悄地开除,非常现实。”

法拉玛慕在今年4月14日在推特宣布离开MUDA。


对此,一名相信是MUDA党员(Rain Abdullah)指出,法拉是她入党之后的好友。她相信法拉不是记仇的人,并认为法拉只是想争取她应得的正义。


在线上会议批评被踢出
前党员:连提问都被退群!

而前MUDA彭亨州青年学生主席兼关丹议会主席丹尼尔嘉菲里(Danial Jafri)也在推特批评彭亨州MUDA。

他表示,在彭亨州MUDA不但不能在社交媒体上批评党,就连在线上会议批评也会被静音,甚至被强制退出会议。

“如果在WhatsApp群组提问也会被退群,真现实。”


MUDA“禁言令”烧到盟党?
火箭州议员:我也接过警告!

除了民主联盟党的前成员,其他政党领袖也对该党的“禁言”行为感到不满。

行动党柔佛士姑来区州议员玛丽娜(Marina Ibrahim)表示,她也曾在批评MUDA后接获警告。

“(MUDA)到处投诉,年轻不代表幼稚,不管何时我都不会忘记这件事。”


朋友批评MUDA也不行?
网民:党员朋友跟我断绝关系

除了前成员,有网民也在推特上表示,他的朋友是MUDA其中一名党员。他曾私下向那名朋友批评MUDA,结果对方不但不回复,甚至还跟他断绝关系。

“不回复我,封锁我,还删除我们的好友关系。我都懒得说了。”


MUDA“禁言论”引炮轰
网民:跟共产党没两样

前党员和盟党领袖连番炮轰MUDA,引起网民热议。

有人讽刺说,MUDA需要在每个人的嘴里塞一块布吗?他还批评,该党只有一个国会议员,而且正背负法庭案件,不必自我感觉良好。



也有人形容MUDA如同共产党,并嘲讽党员们应该先将推特设为私人账户,才能在网上宣泄对党的不满。



==============================

看更多: 单打独斗难成气候? MUDA致函要求加入希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