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野在周一(9月13日)签署谅解备忘录(MoU),随即在坊间引发争议,部分声音认为,反对党正式和执政党"结盟"了。

《热点Hotspot》整理了《八点最热报》采访政治学者的见解,为大家解答朝野双方签署谅解备忘录后,所面临的质疑声浪。究竟希盟下的这步棋有什么打算?


朝野交换利益的博弈
卡迪耶欣:双方实力弱“被迫”签MoU

早前,资深媒体人卡迪耶欣就在面子书指出,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和希盟签署MoU,主要是因为双方势力薄弱,所以才“被迫”结盟。他更形容,这是沙比里和安华一场“交换利益的政治博弈”。

“沙比里很清楚自己是掌握微弱多数,因此想方设法躲过国会下议院的信任动议投票,而希盟则是经过好几次要拿回权行动失败,自知没有足够的支持让反对党领袖安华担任首相后,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退而求其三的政治盘算
潘永强:希盟别无选择

同时,政治学者潘永强早前接受《八点最热报》的采访也认为,希盟和沙比里政府携手合作是因为别无选择。

“原本获得人民委托上台的希望联盟,因为喜来登政变而垮台,他们发动的复辟之战也铩羽而归失败告终。”

潘永强续称,希盟在无法夺回政权的情况下,也无法跟沙比里组联合政府,所以只能以在野党的身份,携手政府
签订谅解备忘录。

希盟不沦为国会“静静党”
对此,有政治分析师认为反对党签订MoU,表示他们答应支持政府来日的财政预算案以及几项法案修改。自此,希盟将沦为“静静党”、国会再也没有反对党。



但潘永强和马大副教授阿旺阿兹曼接受却不这么认为。两人在接受采访时都认为,希盟不可能放弃监督和制衡的角色。

阿旺阿兹曼认为,朝野签署MoU后,希盟不会沦为沙比里政府的走狗(lapdog)。潘永强继称,虽然众人看到朝野双方签订协议,都会认为反对党要放弃自身立场。

而在我国历史上,朝野签订合作协议是第一次。潘永强认为,这非常考验反对党未来拿捏的尺度。

“反对党往后要以怎样的姿态面对执政党是个挑战,但我相信希盟不会沦为’静静党’。”



MoU保鲜期仅1年
潘永强: 不值得希盟冒险

潘永强强调,MoU只是一个阶段性的合作协议,希盟很清楚1年后将要面对选民,因此不可能放弃反对党监督的角色。

“朝野签署谅解备忘录,而不是“信任与预算协议”(CSA)的最大区别在于,双方仍保持朝野之分、不是‘以身相许’,反对党可以随时抽离毁约、重新向政府开火。”



由执政党启动兑现承诺
反对党退出可归咎政府

对于希盟有无毁约的可能,旺阿兹曼表示除非MoU协议的承诺被政府一再拖延、不获理会,否则希盟不可能毁约。

潘永强抱持相同的看法,他提及在MoU内的协议内容,包括制度上的改革以及法案修订等,都需由执政党启动才可以实现。

“通常是执政党那方违背,因为在野党没有权利在手、不可能违背MOU。如果是执政党违背协议,退出的责任可以归咎于执政党,因为执政党没有遵守诺言、没有启动改革。”

他认为这反对党来说一盘是风险比较低、做得过的生意。


朝野签MoU更合适
净选盟: 不只对政府有利

针对希盟和政府签署MoU,净选盟2.0(Bersih 2.0)主席范平东也和两位评论员有着相同的看法。

“政府与希盟签署MoU并不是一个利于单方面的政策,如果政府没有诚意去履行备忘录内容,希盟随时可以撤回对于政府的支持。”

范平东是在前天(9月15日)净选盟2.0线上对话会时,如是表示。

他续称,首相依斯迈沙比里需要希盟的支持,才会和希盟签署这项谅解备忘录,而希盟也将对这些内容有所期待,因此政府必须在这期间努力实现备忘录中的条款。






你可能感兴趣:
MoU如希盟宣言,非“圣经”
朝野签署谅解备忘录6大面向
朝野合作签备忘录 重点整理:抗疫篇
朝野合作签备忘录 重点整理:反跳槽篇

==========​==========​==========

看更多:希盟沦为静静党? 政治学者:无法跟选民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