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国内顽冥不灵,反对接种疫苗的群体,卫生部长凯里撂下狠话,强调政府将会继续让拒绝接种疫苗的人士“生活不好过”,包括继续禁止堂食、无法进入购物中心,甚至要求这些人每周自费做病毒检测等。

安华批凯里“态度傲慢”
凯里这番“生活不好过”的言论,让反疫苗群体深感不满,同时也引来反对党领袖安华的强烈批评。

安华指出,凯里将会对那些拒绝接种疫苗的人士做出惩罚,是一个傲慢之举,因为他们并没有犯法。他认为,卫生部应该致力宣导,鼓励民众接种疫苗,并且告诉他们接种疫苗的好处来说服他们接种,而不是采取强硬的措施,造成他们生活不便,来惩罚他们。

凯里:叫我恶魔也不在乎
针对这件事,凯里今天在推特上转载安华的批评视频时,反驳政府宣导不足的说法。他指出,卫生部从一开始已提供新冠疫苗的科学证据和资讯。

“很抱歉,我必须态度强硬,就算你叫我恶魔(dajjal),还是什么都无所谓。”



新冠疫情依旧肆虐
适合高喊“自由”“人权”?

在新冠疫情依旧肆虐的情况下,即使政府没有强制民众接种疫苗,但拒绝接种疫苗的群体高喊“不接种疫苗是我的自由”,这是他们的人权吗?这些少数人所谓的“人权”,又有没有妨碍到整个社会的公共安全呢?

旅台大马时事评论员吴振南在接受《八点最热报》访问时就指出,新冠疫情是大流行的传染性疾病,会伤害到别人,对整个社会带来影响,大家必须记得自由就有所限制,民众应该依循指示接种疫苗,这是一个涉及整体的公共卫生问题。



“自由”应有所限制
旅台大马时事评论吴振南接受访时表示,他不同意“限制未接种疫苗者”等同于“政府剥夺自由”,因为新冠疫情是大流行的传染性疾病,会伤害到别人,因此自由需要受到一定的限制。

因此,他认为,政府限制未接种疫苗者的行动是有道理的。毕竟如果民众都不愿意接种疫苗,还四处走动增加病毒传播的风险,那病毒变异的可能就会越大,情况将会恶化。



未接种者没抗体护身
"限制措施是在保护他们"

由于未接种者身上并没有抗体,因此博大病毒学副教授徐慧仪认为,政府限制未接种疫苗者外出堂食以及享受放宽措施,其实是在保护他们。

她也警告,当疫苗接种率不达标,病毒持续变异,它的影响是非常广,后果也非常严重。



若有伤害原则
就没有拒绝接种疫苗的自由


另外,旅台大马时事评论员吴振南表示,拒绝接种的民众可以认为不施打疫苗是个人的自由,但前提是相关的疾病,不会出现伤害原则,也不会危害和传染给其他人。

他以女性需要接种的子宫颈癌疫苗为例指出,这种病症不会传染给别人,因此女性有权决定要不要打这款疫苗,而社会和政府也不应该限制你的个人选择。

然而,如果相关疾病出现伤害原则,吴振南认为,我们就要回过头来思考说,我们应不应该给予这个人,拥有要不要接种疫苗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