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ro AEC 全新原创“辩”态型综艺节目《484搞疯会》6日更新最新一集,疯会成员迎来第一场个人排位战,节目也首次迎来“特聘观察员”。

这一期的“特聘观察员”分别为正方秋雯、反方罗忆诗,辩题则是“上司不重视我,我该继续留在公司证明实力或另谋高就?”



罗忆诗两度被雪藏,毅然选择走人!

首个上场辩论的罗忆诗显然有些紧张,不仅当天忘记带手机、钱包,上场前更一直手抖,不过立场是“另谋高就”的她选择以自身经历来陈词,让其他辩手都被感动了。

罗忆诗透露,她16岁时曾与唱片公司签约,对方当时承诺要让她到台湾当侨生、发专辑,结果她等了3年,一直到取得A Level的成绩单了,公司却没有再联络她,自觉遭到雪藏的她其后决定解约、念大学。

毕业后的她又与另一家公司签约,终于如愿出道、发专辑,结果几年后发现,老板渐渐对她不再有计划,甚至都没有分配助理、经纪人给她,她只好自己开车去拍摄现场,并开始了在家里等待有工作的日子,而且在仍有演出的情况下,银行户口一度只剩下两位数的存款,让她开始陷入恐慌、自我怀疑、自卑......

她之后鼓起勇气询问公司,是否还有为她发片的计划,结果却得到敷衍的回复,于是她决定“走吧,苦苦在那边挣扎干嘛呢?”幸好解约离开后的她遇到了人生中的伯乐,于是自己开公司,从被动的创作人,摇身一变成为制作人、音乐剧的音乐总监,还签下了艺人,“让别人的不重视来定义你的价值,是非常非常非常愚蠢的一个行动。”



秋雯自揭伤疤:很多人追踪我是为了看笑话

首次参加辩论性质节目的大马著名YouTuber秋雯作为正方的第一辩,刚开始陈词时非常紧张,频频卡壳。一踏进社会就是自媒体的她,从来不曾有过上司,但她认为观众就是她的上司,并以自己曾遭到观众谩骂为例。

“今天我被谩骂、不重视,问题出现在观众的身上吗?并不是,问题出现在我自己的身上,所以我才会出现在这里,我勇敢地上来这个节目,因为我要留在这里证明我的实力,证明给观众看我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今天如果上司不重视你,要怪就怪你自己,而不是上司。”

在“疯会怼不怼”的环节中,罗忆诗以“你的followers很多”来反驳秋雯不被观众重视的论点,但秋雯自揭伤疤,坦诚:“很多人追踪我是为了看笑话”,并指自己是有实力的人,“但我不知道我的问题,问题在于我的上司知道我的问题,所以我要继续留在公司,让上司告诉我,我的问题出在哪里,我才可以改变,才可以进步。”



秋雯赢得关键票数

正、反方的二辩郑稳、慧玲在陈词时也抛出金句:“千错万错总是我们做下属的错”、“要找回属于你的价值,就要从跌到中捡起来,继续留下来证明给老板看,你是可以的。”

在结辩环节中,正方Lock以罗忆诗曾两度遭雪藏的经历,认为:“那一份不被重视的践踏,你如果没有去处理,它永远都会留在你心中,变成一道伤疤,所以要给自己一个交代。”

而反方斌有却认为,打工人一旦不被上司重视,就难以在原有的环境继续待下去,“你曾经不被老板重视、试过在那边自卑,走进走出office的每一天,那都是你觉得自己很痛苦的经历,那条路走过你就觉得自卑、伤心,就想到老板说你没有用的画面”,因此认为打工人只是想要一个“重置的按钮”,明白了自己的问题,到另一个地方重新开始的机会。

然而,在经过一番精彩绝伦的辩论后,“疯会最高理事”并没有出现跑票的行为,双方票数持平,因此两方各派秋雯、罗忆诗为代表,进行一分钟的加时赛。

被认为倚老卖老的罗忆诗自认,“有时候吃的盐多,跌的倒也多,从无数的跌倒中成长起来的”,并认为反方既然知道自己有实力,为何还要为了心中的一股气而苦苦挣扎、委屈求全?

曾受过许多打击与委屈的秋雯认为,自己在被观众攻击、讨厌时,完全没有发现自己有问题,“直到我的观众大量不重视我、谩骂我,才知道原来问题出在我的身上”,并认为“走”就代表她退缩,所以她才会继续留下来证明实力,并改进问题。

正方最终以一票反转票,获得这场辩论赛的胜利。

值得一提的是,在花絮环节中,秋雯难得重提她被批评“拜金”一事,坦诚因自己长期在家里上班,“基本上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因此有些话她觉得说出来并没有问题,“不觉得钱敏感,我可以很大方地说”,但没想到大众会因此认为她拜金,“从这里我才知道,原来大众是不喜欢说这些话的。”

《484搞疯会》每逢星期五,晚上9时30分于Astro AEC ( HD 频道306)和Astro GO 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