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年53岁、今年5月再做新郎哥的郑敬基(Joe)在instagram上载躺在医院病床的照片,手上更插满喉,阿Joe留言透露手术成功,并感谢其主诊医生及其团队,但没有说到是所患何病及进行那种手术,只说手术做了两个半小时,知道家人及亲友们担心,他留言:“大家请放心,已康复中。”

之后Joe接受访问,他表示留院两日半,至昨午刚出院回家休息的他原来是周五晚进行了一次“介入性心导管”的大手术(简称通波仔),手术进行了两个半小时,由两位医生同时主理,在电话中声音洪亮的Joe表示:“件事发生得好快没想到,避过随时猝死的可能亦都是一个奇迹、神迹来的。我做了一个叫简称通波仔的手术,我心脏有条主要血管LM(左冠状动脉主干)差不多九成塞了。”





姨丈把脉发现问题

Joe又说在4月时在加拿大举行一个预演婚礼的派对,顺便探访太太Angie住在卡加利的二姨丈,除留在姨丈家中住外,因姨丈亦是当地一名资深中医师,去到医馆时一时贪玩顺便把脉,姨丈指他:“你个心一定有事喎,你回去(香港)找西医验证一下啦。”当时他仍不以为意,觉得平时有做运动、饮食又清淡应问题不大,虽然他有将此事放在心中,可是因为忙筹备婚礼,又要准备蜜月旅行,回港后又要忙拍电视剧,所以将此事延迟。但太太的阿姨很有心,她找在港的医院护士长好友为Joe安排入院检查。

Joe表示最初循例到其Office检查时一切并无大碍:“之后她就说如果要详细就要去医院做测试,心电图、超声波等等,我的主诊医生是之前吴孟达的心脏科医生,好好彩有最好的医生在。”他解释自己心脏有三条线(血管),其中一条特别幼,而这一条就负责心脏的五分一肌肉,因为有其余两条分担,所以一直都没有辛苦、头晕的感觉。




鬼门关走过
Joe坦言整个经历如在鬼门关走过,由发现到做手术只是一日内的事:“星期五入院,星期六早做心脏压力测试、心电图、超声波,完全没问题,是差个显影的电脑素描,我想到没什么大碍还去看了早场,戏院收不到讯号,出到来就见到家人、太太Call我,原来显影显示有个血管九成塞了,医生说我如果做了危险运动或者做多了,血行不到就会心脏病,所以我即刻当晚回去,11点多做手术,整件事在几个钟内发生,原来心脏病在下一个剧烈运动旁边,之前还与太太在公园做了剧烈运动。”两个几钟的手术半麻醉下进行,医生表示他现在可以运动喇!





提醒大家注意身体
Joe直言因为报道出街后,有很多朋友关心自己,所以决定一定要将事件分享给大众,同时亦希望自己的经历可以提醒大家注意身体:“我都觉得自己食得好清,朋友整天叫我不好不吃甜,但原来吃得清又有做运动都会发生,可以幻想到香港有几多朋友,如果不运动,仍然有这些问题在心脏,就是一个好大计时炸弹,难怪心脏病在香港是第二大杀手,如果不是太太,又没去探姨丈就不会发现,所以我都好感恩,希望帮到人,做多些恒常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