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定兴15年前凭偶像剧《流星花园》中的青和一角,成为新生代小生,却在台湾萤幕消失10年,其间因窃盗、赌博维生等负面消息跃上新闻版面,也曾去做粗工。他接受《苹果》访问透露,曾在中国赶场表演,挤在火车上,闻了8小时狐臭;也曾受邀选秀节目,但因压力让他崩溃痛哭。他目前已7个月没工作,但因这3年存到7位数存款,生活无虞,目前无经纪约的他,仍等待重新复出的机会。


欧定兴聊到2009年的偷窃案,说自己一肚子苦水,当时他和朋友到夜店玩,认识克罗埃西亚籍女生马缇亚,对方邀他回房间修理笔电,最后却冤枉他偷窃,还狮子大开口索赔200万元,连法官都看不下去,他直呼自己根本就是被仙人跳。之后一连串赌博维生、没钱买饭等新闻,也让他有苦难言,“我跟记者推荐运动彩号码被写赌博,我是外食族,冰箱空的被说没钱买饭,扭曲的新闻接连曝光却无处申冤,那真的是一种大型的精神围殴。”


从明星变成偷窃犯,让他难以承受左邻右舍的冷眼指点,也让他工作碰壁,“我曾去找站柜、早餐店的工作,但连试用都没办法”。后来他举家搬到桃园,和妈妈在纸工厂当粗工,每天工作12小时却只能月赚1.9万,所幸房租5千元,让生活得以维持。欧定兴无奈说:“我从小不是坏人,做人基本的道理也懂,也没想过害别人,我就只是想把工作做好。”


欧定兴近年来靠着《流星花园》的名气,常受邀到中国各地夜店表演,每次唱《情非得已》、《流星雨》等6首歌,就有8万元台币进帐,他坦言比拍戏还赚得快,也因此攒进7位数存款。






长期在中国漂泊奔波,没经纪人打理,辛苦非外界能想像,他有次到江西的小市镇表演,回程遇到大风雪,只能搭每站都停的火车,车上挤满了人,有的乘客索性躺在地上睡觉,汗味、狐臭、脚臭等怪味在车厢漫延,他只搭8个站却花上6小时,过程让他苦不堪言。

今年初,他受山东卫视之邀,参加选秀节目《梦工厂》展现演技,在张国立、郭德纲、秦海璐三位导师面前表演“小丑”剧码,让他紧张不已。


比赛当天,节目还私下把他妈妈找来观赛,他一时间百感交集,冲出摄影棚外的公园,按捺不住泪水,对着月亮哭喊:“欧定兴你好不容易有大舞台,表现还如此差,错过这次就没机会。”尽管后来表现备受导演肯定,但仍被刷下,最后比赛片段甚至也没播出。而他1月到江西、又受山东卫视邀请参加选秀节目,结果选秀被刷、演出画面没有播出,到现在7个月还没有新的工作邀约。


▼曾在2006年拿到韩国济州岛自由搏击冠军的他,现在也积极健身,过去困扰的失眠问题,也因此舒缓不少,为下次机会降临作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