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七月鬼门关大开,也奉劝大家出入要小心,因为这种时候最容易不小心看到“东西”!而香港著名的前TVB电视城,闹鬼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艺人们又有什么“独特的经验”跟大家分享呢?

吴卓羲——同事鬼食泥
吴卓羲曾于男休息室遇上怪事,回到2003年时:“当年拍《英雄•刀•少年》,因为赶戏日接夜地拍,我与整班训练班同学都在休息室睡觉。怎知睡睡下,隔壁的同事突然讲话,好似鬼食泥那样,但听不明他说什么,最恐怖的是他的声变成了别人的声,跟住其他人都被他吓醒,整班人怕到鸡飞狗走!”

“我亦听过有同事说曾经于凌晨时分,在男休息室见到个年约七、八岁的小女孩,问她为何在这里,小女孩没应,其实无线规定在夜晚11点前,所有童工都要离开。自此,就传出男休息室有‘小朋友’。”








陈锦鸿——意外录得唱歌女声...
多年前陈锦鸿赶拍剧集《狱焰惊情》,多次遇到无法解释的怪事。有晚凌晨时分,陈锦鸿如常在电视城十五厂开工,由于位置较入,给人阴森感觉。当晚他只在拍摄一场简单文戏,对白不算复杂,偏偏整晚食螺丝,NG好多次!

到监制唐基明第二日看重播时,却发现之前一晚所拍的片段,全部只有画面,演员讲对白的声完全不见!反而录得一把阴森女声,还唱住类似《等着你回来》的老歌。怪事接二连三发生,无线即提前进行开厂拜神,祈求拍摄顺利。







郑伊健——算来算去9个人

郑伊健有次趁放假相约一班幕后人员,于黄昏时分到电视城打War Game。当时八个大男孩在民初街上拎住武器你追我逐,玩了个多小时后战事结束。众人打算分车离开时,领队郑伊健数人头离开,数来数去都是九个人,当时有人以为他玩嘢吓鬼,但他却一脸认真。其中一人代伊健再数一次,结果同样是九个人,众人不敢再考究,极速走人。

除了打War Game出事,伊健亦试过在录影厂内遇上怪事!当时他正等埋位,期间睡在地毡上休息,突然有盏灯由高处跌下,正正跌在他身边!伊健事后说︰“发生意外后,有位有阴阳眼同事说之前见有个穿小凤仙装女人坐于灯槽上,盏灯没弄伤我,可能她跟我玩啦,不过我以后入厂都不敢不拜神!”







林峰——家里遇女鬼
谈及将军澳电视城男休息室,林峰讲起都怕怕︰“个男休息室好邪门,试过有次进去睡觉,吩咐了PA一个小时后进去叫醒我,我睡睡吓扎醒,见到睡迟了,就入厂问PA为何不叫我?怎知他说进到去见我不到。那么邪!自此我都不敢再入休息室谁觉。”原来TVB最阴的地方便是位于整条走廊凹陷位的男艺员休息室,阳光完全射不进,容易积聚阴气。休息室面积约一百呎,米白色墙,有五、六张单人梳化,灯光阴暗,严禁拍照。

除了这件事,林峰原来亦试过在家里见到女鬼,“事发在两年前,我记得当晚好累,睡睡下给女鬼压,她压到我手脚动不到,精神是醒的,突然寒一寒,见到她去了床角位,有阵烟,有一个人影,我心想死火喇!避都没得避,我试图动,她就愈大力,我跟她讲︰“我好攰,第二日要开工,求你给我睡啦!”她的影就慢慢走近我,还跟我讲国语︰“就是他,就是他…… ”之后就消失了!”




姚子羚——遇没脚女鬼
姚子羚曾试过开工时撞鬼︰“有一日拍《栋笃神探》拍到半夜,当时化妆间除了我之外,还见一个穿灰色T恤长发女仔,低着头坐在化妆间的一角,骤眼看她不像艺员,又不像化妆阿姐,以为是生面口的临时演员。我没理就睡一阵,突然感觉寒风阵阵,我就扎醒,跟着我支唇彩跌在她附近,我去拾的时候不见她的双脚,起初我以为她的双脚瑟缩在凳上,我看真点,她没脚之余,原来样子模糊到不见五官。当时我超级怕!即刻跑出走廊比较光猛地方!”








另一则化妆间传闻发生于清水湾旧厂,事发时有两位负责梳头、化妆员工,闲来无事,坐于化妆间看电视,突然听到有“人”行入的脚步声,在镜子看到是一名中年男子,他们以为有人需要化妆,怎知一转身竟然鬼影都没只!此外,道具部走廊亦一直流传有“人”身穿旗袍,经常于深夜时分在走廊走来走去,至于是人还是鬼,这么恐怖,当然没人敢去证实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