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贪污及朋党主义中心(C4 Centre)指出,行动党委派在蒲种选区上阵的希盟候选人杨美盈,其候选人身份及家庭关系存在严重的利益冲突。

IOI集团关系存在利益冲突
杨美盈遭C4中心点名

该中心今日发文告表示,蒲种选区候选人杨美盈,同时也是IOI集团创办人李深静之子李耀升(IOI产业首席执行员)的妻子。

“杨美盈在一个他丈夫存在巨大商业利益的区域,获提名成为该选区国席候选人,明显存在潜在的利益冲突。”



文告中也提到,IOI集团的业务涉及蒲种选区多个区域,其主要投资产业包括巴生谷区域的蒲种金融商业中心(PFCC)、蒲种IOI Boulevard大厦、蒲种IOI商场、蒲种喜来登酒店、棕榈花园度假酒店、棕榈花园高尔夫俱乐部等。

“截至2022年10月,IOI集团总市值为255.8亿令吉,而截至2021年,IOI产业集团的总资产则为334.3亿令吉。”



IOI集团不利民发展引不满
杨美盈决策能力受到质疑

该中心也强调,蒲种和巴生谷一带的开发项目持续增加,而其中大多是商业或豪华住宅产业。

对于这些只会让房地产开发商获利的项目,当地居民已感到越来越不满,因为这些项目对大多数人并没有益处,还会连带提高周边地区的生活成本,导致生活环境恶化。

“尽管她(杨美盈)作为能源、科学、科技、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时取得了非凡成就,然而,作为IOI集团的利益相关者,她是否能优先考虑选区与居民生活的决策能力和公正性,显然将受到了质疑。”



蒲种地区属于梳邦国席
“蒲种国席覆盖的是沙登”

对于C4提出的质疑,杨美盈则为自己辩护,称她上阵的蒲种国席并不存在利益冲突,并强调,蒲种的地理位置其实属于梳邦国席,而蒲种国席覆盖的范围其实在沙登。

她今早出席沙登一项活动后被媒体询问时指出,地理上的蒲种区域,其实是属于梳邦国席,而该国席是由希盟公正党候选人黄基全上阵。

若与企业有关系都不能上阵
“过半候选人都不能参选了”

“莫非与企业有关系的人士,都不能竞选成为议员?如果要这样说,相信会有超过一半的候选人都不能参选了。”

另外,杨美盈强调,国会议员的指责是在国会立法,跟地区上是没有太大关系的,因地区问题是关系到州政府和地方政府。

她补充,希盟候选人在中选为国会议员后都会申报财产,确保议员以清廉的态度履行职责。



C4中心“利益冲突”论述不属实
“它们不清楚蒲种国会选区在哪儿”

杨美盈也认为,C4中心的论述是不正确的,并指C4中心不清楚蒲种国会选区在哪里;因此该中心的论述与事实毫无关系,如果文告所指的是事实,她才会回应。

“我真的很无辜,因为选区名字的问题而产生了混淆。”

她解释,蒲种国席是在斯里肯邦安、斯里沙登、蒲种柏迈、蒲种乌达玛等地。

“大马有很多国会选区的名字并不代表其真正的地方,蒲种就是其中一个例子。地理上的蒲种并不在蒲种选区内,因此让人产生混淆。”

她也举例,她在上一届上阵的峇吉里国会选区,其实是麻坡的一个县属,大家也都会自称为麻坡人。然而,该地区却属于峇吉里选区,因此,选区和地区并不同。”



黄思汉:蒲种国会选区
无任何IOI集团发展计划

同时,行动党副财政兼金銮州议员黄思汉今日在面子书专页发文告指出,杨美盈上阵的蒲种国会选区内,并没有任何IOI集团的发展计划。

“行动党在委派她(杨美盈)到蒲种国席竞选时,这些都已纳入考量。”

他解释,IOI集团在雪兰莪的数项大型发展计划,包括蒲种公主城坐落在梳邦国席,而Sierra 16及IOI城市购物广场则是坐落在雪邦国席。



选委会2018年选区划分时出乱
“大多蒲种地区没在蒲种国会选区内”

黄思汉表示,外界认为杨美盈上阵蒲种选区会有利益冲突是很大的误解。

“这证明选委会在2018年选区划分时胡乱划分,把大部分的蒲种地区,都划到了蒲种国会选区外。”

“雪州的蒲种是从蒲种路7哩至18哩,现有蒲种路7哩至13哩属于金銮州选区,但在2018年被划入了梳邦国会选区,蒲种国会选区只有蒲种14哩以及沙登一带。”

他也说,反贪污及朋党主义中心的文告论述并不是事实,因此促请该中心撤回相关文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