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首相纳吉首席私人秘书苏克里指出,纳吉曾指示他转告国家总稽查署(NAD)删除一马发展公司(1MDB)稽查报告内容,当中包括不要把刘特佐写入报告,以免被反对党发现后造成问题。

避免成为反对党把柄
纳吉指示删除“敏感”内容

苏克里是1MDB篡改稽查报告案的控方第11名证人。他今天在吉隆坡高庭供证时,称他在2016年2月26日接获纳吉的相关指示。纳吉当时给出的理由是,不想让反对党有机可乘,借用这个课题来攻击政府。

“他给我的指示大概是这样的:苏克里,你告诉稽查署,报告不要提到敏感与不相关的事情,比如刘特佐。如果在野党看到这些事情,会成为课题。”

随即苏克里也联络了国家总审计署莎达杜,以传达纳吉的指示。

苏克里也告诉法庭,早在2016年2月初,纳吉就已经指示他向总稽查署,取得稽查报告,并再三吩咐必须在印刷前先检查。

“纳吉担心报告内可能会有一些不寻常的内容。”

时任总稽查司拒绝交出报告
纳吉坚持需检阅再印刷

而苏克里说,当时的总稽查司安比林一开始拒绝交出报告,因为报告需尽快印刷,提呈给公账会。但纳吉坚持在稽查报告印刷前,必须先检查内容。

苏克里说,他是在2016年2月20日收到来自莎达杜寄出的一马发展公司的稽查报告。不过他说他并没有阅读报告,并向纳吉建议让阿鲁干达阅读这份报告,而纳吉当时也同意。

苏克里之后也与阿鲁干达见面,而这名一马发展公司前总执行长告诉他,报告内的一些内容需要修改。

“他(阿鲁干达)告诉我,他已经针对报告内容问题与安布林见面,而当中很多文件也不在一马公司手上。我建议阿鲁干达和安比林谈谈,而他也递给我几张写着他对稽法报告看法的纸条。”

担心两份报告影响投资者信心
总稽查司会议后同意更改

苏克里续称,在2016年2月22日,纳吉指示他联系时任政府首席秘书阿里韩沙及安比林开会,讨论报告内容,但由于他当时忙于处理其事物,并不清楚会议讨论的具体内容。

而在两天后2月24日,苏克里在会议上提出,一马稽查报告内有两份2014年相冲突的财务报告,而这可能会冲击外界对政府的信心。

“这可能给人感觉政府底下拥有的公司,如一马公司遭到操弄。”

他说,阿里韩沙过后即要求财政部前副秘书长莫哈末依沙,针对这两份财政报表向警方报案。

而会议后,总审计署同意从最终报告中移除4项内容,即两份财政报表及关于刘特佐和发行债券的参照资料。

苏克里在法庭也提到,总稽查报告指出,纳吉于2009年5月27日觐见国家元首时,国家元首要求暂停发行伊斯兰中期债券一事。

不过纳吉在觐见国家元首后,并没有在同一天将元首要求暂停发行债券的要求,带入内阁讨论。

“对我来说,稽查报告内所使用的字眼,在影射纳吉隐藏了一些事。最终,在总检察署代表祖基菲里提出看法后,会议同意略过此课题。”

阿鲁甘达成控方证人

纳吉及前一马发展公司总裁阿鲁甘达因为涉嫌篡改一马发展公司稽查报告,于2018年12月12日被控。

不过,审讯在去年11月18日开始时,控方却意外地表明,准备把阿鲁甘达转为控方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