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两年前以“血汗钱”为由,要求取出团青银行户口的100万令吉,土团党青年团副秘书阿末礼端今天供称,他不记得赛沙迪当时的具体指示,并表示赛沙迪要求他提取党资金的做法,并未抵触党章。

赛沙迪要求提取100万未报警
“我不记得当晚谈话也没记录”

赛沙迪挪用政党资金案今天续审,阿末礼端(Ahmad Redzuan Mohamad Shafi)是第11名控方证人。

他今天接受辩方律师哥宾星盘问时指出,两年前当赛沙迪指示他从团青银行户口领出100万令吉后并没有报警,也没有记录两人当时候的对话。

当哥宾星提问当晚的具体谈话时,阿末礼端只表示他不记得了。不过他坦承,虽然赛沙迪要求提领党资金,但他没有抵触党章。

担心喜来登政变领导层变动
“赛沙迪说户口是他的血汗钱”

昨天(7月4日),阿末礼端在书面证词中说,2020年3月赛沙迪约了他和土团青副财政拉菲克,在雪兰莪八打灵再也住家见面,商讨当时更换政府以及该党青年团的处境。

“赛沙迪当时指示拉菲克和我从土团青的银行账户领取现金,数额是100万令吉。”

阿末礼端表示,当时担任土团青团长赛沙迪说,这笔钱必须从帐户提出,因为他担心喜来登政变后,青年团领导层会有变动,因此领取这笔钱加强自身在土团青的地位。

“赛沙迪表示,团青的联昌银行(CIMB)户口里的现金是他的血汗钱(hasil titik peluh),是他找赞助所得,因此他有权使用这笔钱。”

阿末礼端进一步透露,该谈话只有他们三人知道,赛沙迪之所以会叫上他和拉菲克哈金,是因为两人是该帐户的受托人之一。若要提款,需三名受托人中的其中两人签名才能通过。

提取超过50万违党章
“赛沙迪未说明有无获理事会批准”

随后,拉菲克哈金于2020年3月6日联系阿末礼端,两人到吉隆坡中环车站(KL Sentral)的联昌银行提款。阿末礼端表明,之后这笔现金全由拉菲克哈金拿走,自己一分一毫都没收到。

“赛沙迪指示拉菲克和我从土团青户口提取100万令吉,但他并没说明这是否已获得最高理事会的批准。”

阿末礼端供称,100万令吉的提款其实已经违反规定,因为根据党的规定,若要提取超过50万令吉以上的款项,需事先获得最高理事会的批准及提呈文件。

“虽然我知道违反了提款的规定,但我必须遵照赛沙迪的指示,因为他是土团党青年团团长和麻坡区国会议员。”

==============================


看更多:纳吉扎希律师抱恙缺席审讯 两者贪污案再度展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