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6日,半岛马来学生会(GPMS)、大马伊斯兰教育发展理事会(MAPPIM)和马来作家联盟入禀吉隆坡高庭,针对华淡小使用华语和淡米尔语为教学媒介语的做法违宪一事上诉。

过去两天,此案件在吉隆坡高庭开审。大马华文理事会和董总代表作为案件答辩方,在接受《八点最热报》受访时都强调,华淡小违宪案的裁决胜对我国母语教育影响大。



华淡小若违宪
“部长还合不合法?”

大马华文理事会主席王鸿财表示,该理事会希望华淡小违宪案可以带到最高法院进行审判。他认为,只有这样才可以阻止极端分子一再的挑起相同课题。

“我们希望这个案件可以上到最高法院,一劳永逸来解决这个课题。不然最后你去到了上诉庭之后,以后还是会有一些分子,再挑起同样的课题。”

王鸿财表示,上诉方在庭上不断强调华淡小导致国人不团结,惟但辩方律师反驳称,华淡小成立了近200年,塑造无数的国家栋梁。律师甚至反问说:“哪里来所谓的 ‘不团结’?”

母语学校合法性被挑战
华淡小违宪案判决影响深远

董总主席陈大锦和署理主席陈友信受访时坦言,华淡小违宪案并非只是涉及各别学校的个。后者认为,3大马来团体就华淡小违宪案上诉,意味着他们是从“根本上”去挑战母语学校的合法性。

反观,陈大锦认为《联邦宪法》实则是在保护多源流学校。根据《联邦宪法》第152条(1)a条文中提及,没有人可以阻止使用(除了官方目的)、教导及学习其他语言。

案件23日开审
双方律师各执一词

华淡小违宪案分别在昨天(11月23日)和前天(11月24日)开审,起诉方的代表律师哈聂夫在陈词时指出,就读华文和淡米尔小学的学生因为无法正确掌握马来文,所以毕业后、尤其是在公共服务领域的工作机会少,这导致他们基本的生活权利遭到剥夺。

对此,大马华文理事会的辩方代表律师哥巴斯里南认为,立法和行政机关才是负责华淡小是否存在的课题,因此法庭无权审理。

“3大起诉方除了在感受上对多源流学校产生情绪化之外,他们的的财产和利益,并没有受到影响。”

有鉴于此,哥巴斯里南认为起诉方无法证明自身的权利如何受到侵犯,所以没有法定地位挑战多源流学校是否违宪。承审法官在诉辩双方结束陈词后,择定在12月29日对案件做出裁决。

一旦法院作出对诉方有利的判决,起诉方要求教育部和政府必须在6个月内采取措施,纠正并确保华淡小符合联邦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