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需在10月18日提高联邦政府的债务上限,否则美国将面临债务违约。多方已经发出警告,美国国债违约的影响将远远超出美国本土,危机无法及时解除将造成毁灭性打击,经济危机甚至比2008年更严重。

​随着大限将至,美国参议院少数党领袖、共和党参议员麦康奈尔周三向民主党人提议,暂时提高美国政府债务上限至今年12月,为最终提高债务上限或暂停其生效争取时间。

一旦民主党接受共和党提出的方案,美国的债务上限僵局也不会解除,而是进入“加时赛”,让两党有时间展开“马拉松式”的谈判,直到达致协议为止。《热点Hotspot》为你整理,美国欲提高债务上限争议的来龙去脉,以及为何在美国历史上,两党多次就债务上限展开博弈。

首先,什么是债务上限?
债务上限制度是美国国会在1917年为联邦政府设定的,目的在于定期检视政府开支状况。一旦触及这条“红线”,意味着美国财政部借款授权用尽。而要解决债务上限问题,只有2种方法:

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国会已修改债务上限98次,其中大部分是上调。但从2013年开始,美国国会却不再直接调高债务上限,而是设置时限,暂停债务上限生效,允许财政部在这段期间,不受限制的发债。

债务上限制度是美国国会在1917年为联邦政府设定的,目的在于定期检视政府开支状况。



两年好日子来到尾声
债务上限如“紧箍咒”重现

此前,美国政府的债务上限,从2019年开始暂缓实施了两年,于今年8月1日正式恢复。由于国会并未对此采取任何行动,因此财政部不得不采取一系列“特别措施”,包括暂停公务员退休和残疾基金、邮政退休人员健康福利基金等等,以紧急节省资金,避免债务违约。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曾在9月估算,若国会在10月18日之前,不能及时提高债务上限,美国政府将会发生史上首次债务违约,产生灾难性后果。截至今年9月初,美国联邦政府债务规模,已经超过28.7万亿美元。

债务违约恐酿成什么灾难?
多年以来,美国联邦政府具有稳定的金融信用,除了20世纪70年代的一次很小的意外事件之外,历史上也从未发生过债务违约。无论是在投资者眼中,还是在经济学教科书中,美国国债被视为“无风险”,是全球金融体系运行的定海神针。

因此,一旦美国发生债务违约,很有可能引发一场“史无前例的全球金融危机”,到时,除了会加剧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损伤,还会导致利率飙升、股价急剧下跌和其他金融动荡等等。

债务违约将严重削弱美国借债信誉,甚至可能动摇美元作为各国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引发投资者抛售美国国债,拖累世界经济复苏。

近年来,债务上限问题,已经成为美国两党博弈的重要筹码。

民主、共和两党博弈之战
近年来,债务上限问题,已经成为两党博弈的重要筹码。特朗普执政时期,共和党主张提高债务上限或暂停其生效,结果遭民主党阻力;而拜登上台后,民主党也多次提出债务上限解决方案,但共和党同样拒绝支持。

一些分析认为,在美国现有的政治制度下,债务上限已经由经济议题,沦为两党斗争的政治工具。

政客豪赌随时“擦枪走火”
美国信用评级沦为人质

尽管避免债务违约,仍是两党博弈坚守的底线,但多种因素正加大美国债务问题“擦枪走火”的风险,这当中包括:
英国《经济学人》评论,美国政党为了各自利益,以解决债务上限的最后期限,进行豪赌,导致美国信用评级沦为了“人质”。

2011年8月,美国便遭遇了史上首次主权信用降级。当时,民主、共和两党,针对提高债务上限持续博弈,在距离违约只有数天的最后关头,才达成妥协,结果造成资本市场剧烈波动,而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也将美国主权信用评级,由“AAA”下调至“AA+”。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因此警告,即使债务上限问题能迎刃而解,但拖到最后一刻,也会严重影响企业和消费者的信心,甚至影响美国政府的信用评级,而这对美国经济和全球金融市场,都会带来不可逆的损害。

美国总统拜登和财政部长耶伦针对美国国债问题进行对谈。



魔鬼藏在细节里
虽然目前,美国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提出了一个权宜之计,以打破两党持续数个月的政治僵局,但条件是,民主党必须为债务上限,设定明确的金额。

而即使民主党接受这个方案,联邦政府债务违约风险也未消除,其危机发生的时间点,只是延迟到今年年底而已。

共和党这一招“以退为进”,表面上看起来,是要和民主党共同解决美国的债务上限问题,实际上却是不改初衷,想要逼民主党利用预算调节程序,独自解决债务上限问题。

有分析指出,共和党这次是送了拜登一杯“毒酒”,将民主党人绑在更高的债务水平上,让他们为一直追求的数万亿新支出,付出代价。

美国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周三向民主党人提议,暂时提高美国政府债务上限至今年12月。



高盛不看好危机如期解除
谁会是“千夫所指”的罪人?

面对不明朗的美国债务上限危机,高盛首席政治策略师菲利普斯分析指出,共和党的提议,对民主党来说可能没有太大吸引力。

“民主党不想通过预算调节程序,可能会再次对共和党施加压力,并坚信他们会在没有任何其他选择的情况下,与民主党达成共识。”

不过,菲利普斯认为,共和党人也不会后退,甚至会怀疑财政部设下的大限可信度,并且坚信民主党人,最终还是会通过预算调节程序。

基于以上两大原因,菲利普斯表示,美国国会似乎不太可能在10月18日的截止日期前,提高债务上限,或暂停债务上限的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