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话你知】 —— 精选话题打开眼界,国内外大事趣闻轻松了解

短视频平台TikTok风靡全球,近年跃升成Z世代的社交媒体新宠。TikTok“侵入”你我生活不是新鲜事,不难发现在亲友聚会或餐厅,身边的幼童青年专注盯着智能手机,欣赏一部又一部、滑也滑不完的15秒(注1)视频。

本期“热点话你知”带读者深入探讨,当短视频成为年轻世代再也戒不掉的“瘾”后,是否会对这类群体的大脑发育造成影响,渐渐成为“TikTok脑”?

每人顶一颗TikTok脑
Z世代只能专注15秒?

2016年9月,中国字节跳动(Byte Dance)创办的“抖音”,主打“记载生活的美好”。用户在短短15秒,就可吸收到有趣实用的生活技巧、方式和用品,备受年轻一代喜爱。



字节跳动2017年5月走向国际舞台,推出抖音姐妹版TikTok。Sensor Tower在2022年第一季度顶级移动应用程序的报告提及,TikTok是2022年1月至3月全球下载量最大的应用程序,比去年第一季度的历史下载量超过35亿次。

由此可见,新世代对TikTok短视频的依赖程度,更甚于面子书和Instagram等社交媒体。《华尔街日报》认为,对抖音年轻用户而言,长视频平台YouTube播放的影片,更像是纪录片。

因此,外界普遍形容此现象为“TikTok(抖音)脑”,这意味着,当人类的大脑习惯15秒的短视频后,会越难适应花时间专注观赏长影片,对大脑正在发育的孩童影响最大。

25岁前无能力自我专注
儿童玩TikTok摧毁自制力

根据医学数据显示,在大脑中负责决策和控制冲动的前额叶皮质(prefrontal cortex),在人类25岁前才发育完全。这也足以解释,为何儿童在面对电子游戏等诱惑更难以抗拒。



任职于美国儿童医院的专注力与学习中心的医生迈克尔.马诺斯(Michael Manos)说明,TikTok的环境不需要用户长时间保持专注。

“若孩子的大脑习惯这种持续性的变化,会更难去适应慢的活动。”

对此,波士顿麻省总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精神科医生卡尔·马尔奇(Carl Marci)认为,大脑TikTok化的现象导致“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患者(注2)不断增加。

让用户获“奖励”而兴奋
TikTok演算法专挑所爱

另外,TikTok非常擅长推测用户偏好的演算法,成为人类大脑逐渐沦为“TikTok脑”的因素之一。辛辛那提儿童医院(Cincinnati Children’s Hospital)阅读与文化探索中心(Reading & Literacy Discovery Center)儿科医生约翰·赫顿(John Hutton)就以多巴胺(注3)形容TikTok。

赫顿坦言,当人们习惯“奖励机制”,即从TikTok中看到有兴趣的视频得到愉悦,尤其是脑部发育不完全的孩童、青年更易上瘾。此外,大脑处理慢节奏、奖励性不那么强的内容的能力,很大可能会受损。

“当用户长时间观看 TikTok,可能会导致注意力和短期记忆出问题。”



根据《纽约时报》报道,尽管推播用户喜好的内容,可以短时间吸引大众眼光。但为了增加用户对TikTok的黏着度,该公司也会刻意推荐用户多元的主题,保持新鲜感。

玩TikTok的时间最多
美学者形容是“鸦片”

TikTok去年9月28日宣布拥有约10亿的月活跃用户,但其规模仍小于Meta旗下的两大社交平台面子书(29亿)和Instagram(20亿)。



即便如此,移动研究机构Data.ai的数据显示,美国普通用户每月花在TikTok上的时间约为29小时,远远超过面子书(16小时)和Instagram(8小时)的总和。数据证明,TikTok的内容对网民更具吸引力。

对此,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斯科特·加洛韦(Scott Galloway)更將TikTok比喻为“鸦片”,来形容人们的“无法自拔”。

注1:2021年7月,TikTok允许用户上传最长3分钟。今年3月1日,TikTok再宣布将最大视频长度扩展到10分钟。
注2:ADHD是一种影响数百万儿童的慢性疾病,如难以保持注意力、多动和冲动行为,且会持续到成年。
注3:多巴胺是一种神经递质,当大脑期待获得奖励时,脑部便会释放出这种物质。
整理:陈星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