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全球的“天安门事件”来到今年已经迈入第33个年头,“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之一张先玲怀疑,中共当局今年改变“策略”,从往年的派人监视她们,到现在直接阻止她们接听国外来电,令她们为亡儿讨公道的道路甚是艰难。

无法接听境外电话
“天安门母亲”与外界联络受阻

每年的6月4日来临前,中国当局都会派人监视“天安门母亲”主要成员的一举一动,阻止她们与外界联络。尽管母亲们获准在当局监控下前往公墓祭拜亡儿,然而,在新冠疫情的驱使下,张先玲认为当局似乎改变了监控手段。

“今年有一个比往年更厉害的手段,就是我的手机不能接听境外的电话。以往只要打我的手机就可以采访我,但今年我的手机境外电话一律接不了了。”

她也表示,其他“天安门母亲“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接不了境外的电话。


六四死难者王楠的母亲张先玲(美联社)
“天安门母亲”发起之一张先玲

张先玲:到了天堂也不会也不放弃
张先玲透露,“天安门母亲”多年以来都活在中共的监控当中,艰难地前行了33年,一路走来并不容易,但她们依然有信心继续坚持下去,只因无法接受自己的亲人就这样白白地死去。

“我尽我自己的力量,坚持这件事,直到我离开这个世界。如果还没有解决,我到了天堂还是会追究这些人的责任。”

呼吁中共承认错误承担责任
美国国际广播宣传机构《美国之音》在分别电话采访了遇难者家属张先玲、天安门难属群体发言人尤维洁和前六四学生领袖王丹,三人呼吁中共勇于承认历史错误并承担责任,还历史真相于众。

“天安门母亲运动”是由六四事件遇害者家属组成的维权团体及其相关活动,主要发起者为六四事件遇害者蒋捷连之母、中国人民大学前哲学系副教授丁子霖。


“天安门母亲”发起之一张先玲

该运动旨在促使中国共产党平反六四事件,彻查及公布六四事件的真实死亡人数,并向死伤者家属公开道歉。其活动常受到中共当局的阻挠,例如禁止公开悼念在六四事件中遇害的亲人等。

这项运动在2000年正式展开,其诉求是:
  1. 死难者家属有权公开悼念在六四事件中遇难的亲人;
  2. 死难者家属及伤残者有权接受各界人道援助款;
  3. 停止迫害六四事件的伤残者和死难者家属;
  4. 释放所有因八九民运被捕现仍在押的政治犯;
  5. 公开六四真相,追究事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