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989年6月4日,中国爆发“六四事件”后,“群众示威”以及“政治体制改革”悄然成为了中共眼中“不可跨越的红线”,而“六四”也成了中国的禁语和忌讳。

尽管如此,与中国仅有一河之隔的香港,却依然在每年的6月4日这天,举行大型悼念集会,与中国大陆形成强烈对比。

但随着香港支联会解散,今年在“六四事件”迈入第33周年之际,香港首次停止举行有组织的悼念集会。本期《热点话你知》带你一览“六四”如何一步步成为香港的“新禁忌”。

支联会常委被捕 组织解散
今年香港首次无“六四集会”

每逢6月4日,香港民众都会聚集在维多利亚公园(Victoria Park,简称:维园),提着烛光走上街头,参与“六四集会”,即使2020年期间爆发疫情亦是如此。

直到2021年《港区国安法》实施,香港特区政府将集会列为非法活动,让延续了31年的烛光开始暗淡下来。但在重重的压力下,香港民众依然走到维园外,亮起手机灯光,进行一场无声的集会。

来到今年,“六四集会”主办方支联会在被指控为“外国代理人”,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控上庭,其常委被捕、组织解散,因而再也没有任何团体申请举办“六四集会”。


2021年,香港居民在维园外低调进行“六四烛光悼念”晚会。

港警半封闭维园阻集会
早前,香港警方也发出警告,若有人在今天(6月4日)举行六四悼念集会,就等同触犯法律。而当地政府也宣布,从今天起关闭维园部分区域,直到6月5日凌晨。

香港总警司廖家基前天(6月2日)强调,任何香港居民无论是结伴或单独在6月4日进入维园,将可能被扣上参加“非法集会”一罪。

“如果维园还有其他人,而你与他們有着同样的目的,像表达一些诉求,警方就可以认定你是这次非法集会的成员。”

廖家基表示,半封闭维园的举动是为了防止有心人利用该区域进行未经批准的“公共集会”,影响公共秩序。



天主教忧触犯国安法
今年取消“六四”弥撒

除了停止举办维园烛光悼念集会,以往30多年都有举办“六四追思弥撒”的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也因为担心触犯《港区国安法》,而决定今年取消弥撒。

同样每年举办“六四祈祷会”的基督教循道卫理联合教会,今年也仅在周一(5月30日)举行祈祷会,主题是“为国民求平安”。

有份出席该祈祷会的循道卫理联合教会前会长袁天佑表示,国安法为香港人民带来了禁忌,但人民不会忘记“六四”,可以通过另一种有智慧的方式来纪念。

六四象征物强行清拆
唯一纪念馆被迫关闭

如今,“六四”似乎成了香港的新禁语,而著名的六四艺术品-香港大学的国殇之柱和原本竖立在香港中文大学广场的民主女神像也在去年12月底遭到拆除。

所谓的“民主女神像”,即是“六四事件”的标志性艺术品之一,由现居美国加州的华裔雕塑家陈维明创作。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原有5间大学校园内,摆有“民主女神像”或“六四雕塑”,用来纪念八九民运和悼念六四死难者。不过各大学校已陆续拆除这些与“六四”有关的艺术品,目前仅剩城市大学仍暂代存放民主女神像。

今年六四前夕,中大学生所发起的,原订举行至6月5日“寻找民女”活动,也因风险问题,提早于6月2日结束。

另外,全球唯一一座与“六四事件”有关的纪念馆——香港六四纪念馆也在去年被迫关闭。



香港禁办“六四集会”
全球纪念活动遍地开花

尽管香港禁止“六四”集会,但根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报导,全球有至少9个国家或地区举行纪念活动,其中包括:
  1. 美国
  2. 加拿大
  3. 英国
  4. 德国
  5. 捷克
  6. 日本
  7. 澳洲
  8. 纽西兰
  9. 台湾

相比之下,今年参与的国家数量比去年来得多,还有人延续烛光悼念晚会,甚至到当地中国领事馆或大使馆外抗议。



民运领袖筹建纽约“六四纪念馆”
王丹:每个人有权力了解历史

除了举办六四纪念活动之外,今年1月有至少50位海外民运人士和“六四”幸存者联合发布提倡书,要求在纽约建立永久性的“六四纪念馆”。

“六四民运”领袖王丹呼吁人们通过捐款方式支持这项目,希望所有想坚守这份历史记忆的人,都有机会参与这个历史工程。

“我们认为,不管你如何看待和评价那段历史,每一个国民至少都应当有权力,了解那段历史。”



重新竖立“国殇之柱”
台湾延续香港“六四香火”

台湾当地也加入复刻“国殇之柱”的行列。华人民主书院日前宣布,将在台北中正纪念堂举办“六四悼念晚会”,并在以3D打印技术,重建“国殇之柱”。

负责重建“国殇之柱”的理事长曾建元表示,他们以获得原作者的授权,还原被拆除的“国殇之柱”,以延续香港的“六四香火”。

你可能感兴趣:
。港区国安法胁迫下 六四悼念烛光能亮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