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过马六甲州选砂拉越选举后,希盟战绩节节败退,选民的心明显已经“飘向他党”。眼见势头大好,巫统内部也开始针对是否要提早办大选。假设闪电大选真的在半年内一触即发,希盟是否还“撑得住”?还是说,希盟跟首相依斯迈沙比里一一样,不希望这么早就办大选呢?

前峇都国会议员兼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昨晚(12月20日)到《热点Hotspot》直播节目作客时就坦言,连续2场选举的失利相就像给了所有反对党一记警钟,假设继续各走各路,恐怕是“自寻死路”。



1- 反对党需“大团结”才有生机?
蔡添强主张建立一个“反对党联合阵线”。他认为,如今的反对党已不同往日,过去2018年的“509大选”靠着反风,获得广大选民的支持。但是“反贪污和改革”这两个口号已经成为各个政党、新兴政党,甚至是国阵巫统的“招牌口号”。所以,希盟需要有“新卖点”说服选民,而不能再情绪化地喊口号。

“我们或许可以透过成立广大的联盟阵线,招揽更多优质和有心贡献国家的领袖和新秀,一起服务国家,以向选民呈现,反对党也有执政的能力。如果谈改革的人来来去去都是同一班人,人民也会厌倦,或者认为我们没诚意。”


蔡添强认为,希盟需要有“新卖点”说服选民,而不能再情绪化地喊口号。

他也分析说,如果反对党继续自相残杀,大家都在各自地盘里争取选票,希盟连现有的势力都难保。因此,他希望所有在野政党可以抛弃各党利益,尽可能达到最大幅度的合作,就算不能结盟,也至少要减低冲突点。否则下届大选的结果可想而知,将恢复成为国阵的天下。


眼见砂盟(GPS)称霸砂拉越州议席,东马政党是否成为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蔡添强透露,是否拉拢GPS并不在策略考量内,但他建议从GPS以外的其他政党建立更大的力量。

“手头上有两个可能性,分别是砂团结党(PSB)和肯雅兰全民党(PBK)。如果可以拉近距离最好,可以提出橄榄枝和示好,扩大阵营,相信对下届砂拉越州选有一定的帮助。”


蔡添强建议向砂团结党和肯雅兰全民党伸出橄榄枝。

2- 希盟接连失利,来届大选还有胜算?
蔡添强表示,如今的政治趋势已经改变,目前各党都面对2大挑战:
因此,希盟必须检讨如今所提出的纲领是否符合现在趋势。他建议,各党必须开始筹备栽培下一代领袖,让人民看到党在迈向年轻化的努力,不会单单局限在现有的“旧领袖”。而资深领袖则可以在这段期间扮演顾问角色,继续提供方向和贡献。

另外,他也提到,希盟成员党有各自的死穴,即要呈现多元声音,却又不能让马来选民感觉地位和利益被削减。这一点,就经常被国阵和国盟用来抹黑行动党和打击希盟。



所以,他建议希盟必须想方设法“突围”,不能再依赖华裔选民对巫统种族主义的不满,来维持希盟的支持度,否则是于事无补的。

3- 安华辞职只是简单化问题?
倒政府的“狼来了”戏码、国会“站不起来”,加上选举接连失利等课题,公正党主席安华便成了众矢之的,盟党内也出现要“安华下台”的声浪。蔡添强则捍卫安华说,要安华一个人为选举失利负责是不合理,也不合逻辑的。


与此同时,他认同身为反对党领袖的安华,的确需要为一连串的失利负上一定责任,但这份责任,是包括所有中央领袖也需要一起肩负的。他举例,国阵和国盟内部一样四分五裂,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们在选举中取胜,因此领袖素质的问题,并不是唯一的原因。

他认为,要解决问题并不能一昧聚焦在安华、叛徒课题或者领袖等单一小课题上,如果继续打圈子就会继续输,目前要专注的是如何把情绪化课题转化成理性分析,想想前路该怎么走下去。


蔡添强认为,安华依然是公正党的“定海神针”。

至于,被问及倘若大部分选民或者党基层要求安华下台的话,公正党会否考虑“换头”?他坦言,改革并非一朝一夕,即便党内要改革也需要透过民主的改选方式进行,但目前来说,公正党还需要安华来维持党内稳定。

4- 反对党不该再视敦马为“唯一希望”
有关“反对党大联盟”的合作阵线,是否包括和斗士党主席敦马的合作呢?蔡添强形容,现在讨论敦马是一种“情绪化的讨论”。



“无可否认,敦马在上届大选的确为希盟吸纳很多马来选票,也成功瓜分国阵基本盘的选票,但基于尊重,我们不该再让他老人家国于劳累,并把所有未来期望再押在敦马身上。”

他认为,目前要和斗士党探讨的合作关系,不能再像过去2018年的509大选那样,而是要抛弃个人化斗争,强化组织间的合作。


5- 沙比里没权决定何时办大选?
马六甲州选和砂拉越州选后,取得三分之二胜利的“大赢家”国阵,内部开始针对“是否要趁势办大选”而出现拉锯战。但不少政治学者就分析,沙比里并不甘于当“最短命首相”而极力稳住政权,不主张提早解散国会办大选。


国阵在马六甲州选赢下21州席大胜。

蔡添强也透露,“官职派”和“党职派”的斗争恐怕会酝酿成“很尖锐的矛盾”。但无论如何,他也认为沙比里在这项课题上并没有绝对的决定权。

“微妙的情况是,沙比里虽然是全国之首,但他不是一党之长,所以在党务上没有决定权。”

蔡添强认为,沙比里为了保住权势,本身也不想提早办大选。

因此,他提醒希盟应该要从现在起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假设真的迎来闪电大选,至少还有一套应对的力量和方案。他还是有信心地说:“假设今天就投票(办大选),我会比较悲观,但如果是未来的2到6个月才办大选,每个月都会出现变数,我们都不能笃定地说对谁比较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