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重创泰国经济,也让当地政府重提搁置已久的“陆地桥”(Land Bridge)计划。一旦“陆地桥”成功建成,取代素有“海上生命线”之称的马六甲海峡,也并非完全不可能。

究竟泰国“陆地桥”是什么来头?为何它的出现,可能削弱马六甲海峡的重要性?对仰赖这个海峡运输贸易的新加坡、印尼,甚至我国,又带来什么影响?

一、“陆地桥”计划非新鲜事,单讨论就用了300年。

不说你不知,其实”陆地桥“计划的前身,就是中国曾向泰国提议,出资开凿的“克拉运河”(Kra Canal)。

但其实早在17世纪,泰王拉玛五世就率先提出开凿克拉运河的建议。此计划带到了21世纪,也曾被前泰国首相达信的政府提起,但随着当地军事政变,克拉运河计划再次有无疾而终。




二、花费高昂,不得不放弃“百年”计划

这300年来,克拉运河计划时不时被提起。直到去年10月,泰国首相巴育宣布以“陆地桥”计划,取代克拉运河。

当中因素包括开凿克拉运河费用高昂,促使“陆地桥”计划呼声越来越高。

据《日经新闻》报道,当局在马来半岛最窄的链接处(即泰国南部的春蓬府和拉廊府)开凿长102公里的运河、连接印度洋和太平洋,将耗费300亿美元。

反观“陆地桥”计划,泰国政府预计在春蓬府(Chumphon)和拉廊府(Ranong)两地,建立大型货运港口。通过兴建铁路、公路或者石油管道,将距离130公里的两个管道连接起来。当局估计,这项计划只需花运河的15分之1、即18.5亿美元。


三、新航道缩短1,200公里、占优势

谈了那么多“陆地桥”的前世今生,对于仰赖马六甲海峡运输贸易的国家,影响又有多大呢?

据 Seatrade Maritime News 早前报道称,每年有约 33% 的全球贸易量(将近 8.4 万艘船舶)、大约4.3%的货物(2,470万个集装箱)航线取道马六甲海峡。更有80%的原油,通过马六甲海峡送往中国、韩国以及日本。

另外,东亚和中东以及欧洲的运输,都得经过马六甲海峡。



横越东西的新航道“陆地桥”一旦建成,上述国家的运输船只无需南下,即可缩短1,200公里的距离。

加上美国军事占领部分马六甲海峡,出自军事安全疑虑,中国也希望新航道建成、不绕道马六甲海峡。

由此可见,泰国“陆地桥’的建成,势必影响仰赖马六甲海峡贸易的新加坡、印尼,甚至大马。



四、“航道争霸战”一触即发?
即便如此,泰国目前对于建立陆地桥的计划,自今年3月后就没有进一步的详情,日本一名官员向《日经新闻》透露,预计要到明年,当局才会完成评估工作。

“航道争霸战”是否正式上演还是个未知数,但我国政府有无任何后备方案未雨绸缪,填补可能失去的经济来源?或许是接下来大家关注的焦点。

对此,你又如何看待泰国的“陆地桥”计划?
这会不会又是一场,只闻楼梯响的“狼来了”戏码?


觉得这个课题新鲜有趣?别忘了分享给你的亲友阅读哦!

你可能感兴趣:
理发都能用比特币付钱?贫穷效果的大胆试验!许多新兴国家跃跃欲试
从抢厕纸到抢房! 手捧现金买房成趋势 疫情下全球房价如吃了“类固醇”?
每晚小费可达500令吉 大马成性工作者首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