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党主席安华宣布离开波德申选区,移师到霹雳打扪国会议席,与现任国会议员,也是土团党署理主席的阿末法依沙正面交锋。希盟首相人选与土团老二在国阵的堡垒区厮杀,谁更有胜算?

阿末法依沙更占优势
马来西亚理科大学前讲师阿末阿图里(Ahmad Atory Hussain)告诉网络媒体《自由今日大马》,阿末法依沙或更占优势。

他表示,安华的出征打扪之路并不容易,因为阿末法依沙不但比第一次上阵该选区的安华拥有更大的影响力,身为前州务大臣的阿末法依沙也拥有强大的基层。

“他在怡保有很多‘政治家人’,有巫统的还有土团党的,再加上国盟如今和伊党联手,感觉安华很难取胜。”

阿末阿图里相信,也是前青体部长的阿末法依沙,比安华更受年轻选民的支持。

希盟表现欠佳
选民认为安华已“失去獠牙”

除了阿末法依沙背景占居优势,阿末阿图里表示,希盟过去22月的执政的表现,以及过去州选和补选的成绩,也进一步让安华的打们之战更具挑战。

“安华从波德申国席过来,对霹雳选民而言相对陌生。加上希盟过去22个月不良的执政纪录,对安华没有帮助,而在马六甲、柔佛和砂拉越又惨败。选民可能认为,安华已经‘失去獠牙’,没有影响力了。”

安华的地位足以动摇选民
不过,也有政治学者认为,安华并不一定会输。政治学者杰尼里认为,希盟既然冒险派出首相人选这般重量级人物,想必希盟和公正党已经充分评估了所涉及的风险。他相信,安华的魅力和地位,能够说服选民。

“希盟绝不希望他们领导人的头被国阵或国盟‘砍掉’。”

“若是如此,那将是安华政治生涯的终结……我相信那里的选民会投票给安华,他们绝对不想杀死英雄。”

其他希盟候选人或一并获支持
政治学者黄进法则认为,打扪是马来人占多数的选区,安华代表希盟出征,也向选民发出了信号——希盟欲重新执政霹雳州。

他认为,安华的出现或将产生“燕尾效应”,连带让霹雳州其他希盟候选人获利。

“他不仅会更频繁地在邻近选区竞选,而且他对打扪和霹雳州的全国关注也会产生‘霍桑效应’,既让当地选民觉得他们很重要,进一步对选举更有热情,也更有可能为了他投票。”

“这也可能产生‘燕尾效应’,选民不止会支持他,还会支持在打扪国席下的州席的希盟候选人,以及霹雳州的其他希盟候选人。”

专心应对安华?
阿末法依沙或不竞选州议席

另一方面,阿末法依沙预计不会捍卫霹雳的积莪营州议席。

他告诉记者,虽然目前还未有定案,不过以他个人的私心而言,他更倾向于全心全意专注在打扪国席上。

他强调自己不是怕了安华,而是希望其他议员也能有上场机会。

“不是因为安华要来打扪(才要放弃竞选州议席),是因为我想给其他领袖展现自己的机会。”

他进一步指出,他也不会再竞逐州务大臣的职位。

巫统预料派打扪区部主席上阵
至于巫统那边,如无意外,第15届大选巫统将会派出打扪区部主席阿敏鲁丁上阵。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告诉记者,阿敏努丁是霹雳区部建议的候选人。

阿敏鲁丁曾是打扪属下的乌鲁近打区州议员,在打扪区服务已久,对选民并不陌生。他是否会弃州攻国,与安华和阿末法依沙厮杀,并为国阵抢回这个堡垒,备受关注。

2018年大选以前,打扪一直是国阵的堡垒区。前第二财政部长阿末胡斯尼从1995年起,为巫统创下5连胜的辉煌纪录。并且与各族选民包括华社关系密切,也深受爱戴,有口皆碑。

不过在第14届大选反风强吹、伊党搅局分散选票下,阿末胡斯尼最终以5320张票败给代表土团党出征的阿末法依沙。自此,阿末胡斯尼也隐退政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