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巴西沙叻国会议员达祖丁出任大马驻印尼大使一事,引发各界抨击。其中,曾是外交官的大马精英组织(G25)发言人诺法丽达(Noor Farida)直言,这将是一场“灾难”,还表明大马还有更多适合的人选。

首相捍卫委任达祖丁决定
印尼已接受并签发同意书

无论如何,印尼总统佐科维已经接受这项委任,而达祖丁也已经受到印尼发出的同意书。首相依斯迈沙比里更捍卫决定说,达祖丁政坛经验丰富,应该给他时间做出成绩。同时调侃说,尽管今天人选不是达祖丁而是别人,也会有人不满意。

前外交官不满委任达祖丁
“剥夺了职业外交官的晋升机会”

根据网媒《今日自由大马》报道,诺法丽达重提去年达祖丁在“吉隆坡轻快铁相撞事故”上,所作出的荒谬言论,借此表示达祖丁没能力处理相关事宜。

当时达祖丁因在轻快铁事故后,戏称两辆轻快铁在“相吻”而遭到炮轰,最终被迫辞去国家基建公司(Prasarana)主席一职。

“达祖丁上任让我们这些职业外交官非常失望,现在被剥夺了晋升为大使的机会。”

她指出,政府委任“缺乏外交技能”的达祖丁成为大使,是不明智的选择,况且印尼对我国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外交联系。

沙比里与达祖丁有协议?
法米:难免引发外界揣测

除了前外交官之外,公正党通讯主任法米也表示,达祖丁过去曾涉及不少争议事件,因此委任他作为外交大使是相当让人震惊的。

他补充,政府做会引发人们的揣测,认为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和达祖丁之间已达成某种“共识”,毕竟大使是个“非常高级的职务”。

法米表示,如今委任达祖丁难免会引发这种揣测,这也是为何前朝希盟政府尽可能不让政治人物出任外交大使。

须有经验者处理外交关系
沈志勤:达祖丁合适吗?

另外,峇央峇鲁国会议员沈志勤昨日(5月17日)也在面子书发文指出,由于达祖丁是首相推选的,因此他促请依斯迈沙比里解释为何委任达祖丁为印尼大使。

“大马人已看到达祖丁在国会上的表现,还有他对于轻快铁相撞事故的处理方式,他是这个重要职位的适合人选吗?”

同时沈志勤认为,大马与印尼的关系非常重要,一旦发生领土争议、外籍劳工待遇等等的问题,需要有经验和能力的外交官来解决,达祖丁并不合适。

他也直言,政治任命官员往往未能维护该职位的专业精神,就好比早前达祖丁任命为国家基建公司主席的时候。



细数达祖丁出格行经
卡斯杜丽:达祖丁恐成下个“国耻”

达祖丁的这次受委为印尼大使,也让他早年的争议行径再被挖出。其中,行动党国际事务发言人卡斯杜丽炮轰,达祖丁在国会内外的表现粗鲁,而且常常口出狂言。

她也细数达祖丁的争议,包括曾嘲笑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的姓氏、挑战沙亚南国会议员卡立沙末打架决斗,还有为前首相夫人罗斯玛护航说“女人都爱手提包”。

“这些年来,达祖丁并没有变成熟,无论在议会内外,他更像是一名粗鲁、无礼、种族主义以及性别歧视的挑衅者。”

卡斯杜丽认为,大马仍有更适合的人选担任印尼大使,最重要的是他们不受政治委任。她还不点名指出,她担心达祖丁会成为继纳吉后的另一个“国耻”。

达祖丁仍是国会议员
玛丽亚陈:会否辞职?

由于达祖丁目前仍是巴西沙叻区国会议员,公正党八打灵再也国会议员玛丽亚陈就质问,前者是否会辞去议员一职。

由于达祖丁受委印尼大使后会长期身处国外,因此玛丽亚陈认为,达祖丁应该向选民做出交代,否则将被视为不负责任。

她补充,达祖丁有义务履行其议员职责,将人民的需求放在首位,而不是这样丢下他们,没有考虑到他的选民。

政治委任大使并非新鲜事
詹运豪:通常用来奖励政治人物

对于达祖丁出任印尼大使一事,澳洲塔斯马尼亚大学亚洲研究所主任詹运豪对《透视大马》阐明,政治委任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而且常被用来“奖励”政治人物。

“大马驻印尼大使这职位曾有过很多次的政治委任,就像驻华盛顿的大使一样,也是政治委任,对我来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表示,尽管达祖丁受到很多人的攻击,但无可否认的是,无论谁做政府,未来还是会出现政治委任的情况。

“即使在未来,如果希盟掌权,我相信他们也会任命一些‘有趣’的人出任大使作为奖励,但可能不像这次印尼大使那么高调,但我相信他们也会这样做。”

至于达祖丁是否该辞去国会议员职务,詹运豪表示,既然达祖丁已上任成为印尼大使,那确实应该辞去国会议员一职,但他认为达祖丁不会轻易妥协。

==============================

看更多:伊党仍想与巫统合作 慕尤丁:土团党不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