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兴党主席沙菲益炮轰政党组建联盟的做法,并声称沙巴在“大帐篷”的统治下变得一蹶不振。

大帐篷对小党没好处
“民政党一个席位都没有”

沙菲益昨日(10月13日)在沙巴古达出席“与人民会面”的活动上表示,组建“大帐篷”并没有让小政党受益,反而在与大党合作的过程中,失去更多席位。

他以国阵为例,指马华、民政党、沙巴团结党(PBS)和沙巴民族统一机构(USNO)都是“大帐篷”下的受害者。

“到处都是联盟,他们都声称组联盟对所有人‘有好处‘。”

“但看看民政党,曾经执政槟城的他们,如今有席位吗?”

“沙巴团结党也曾经有超过30个席位,如今只剩下一名国会议员,那就是麦西慕”

细数曾合作过领袖
沙菲益:都不曾兑现承诺

沙菲益细数曾经合作过的国阵和希盟的领袖,包括马哈迪、安华、阿末扎希、林冠英、慕尤丁和末沙布,其中与马哈迪和安华更是在不同阵营合作过两次。

他表示,不管是哪个联盟,他们都不曾兑现选前承诺,实现《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MA63)中的条款。

“希盟承诺提高沙巴的石油特许权使用费,执政后会给予沙巴自治权。”

“我相信了,并在竞选时告诉沙巴选民,我们将获得应有的权利。”

“可最后发生什么事?他们(希盟)上台之后,林冠英说什么?他说‘我们没有钱’。”

炮轰西马领袖自私
“沙巴什么都没有”

沙菲益也炮轰西马政党领袖自私自利,完全不顾东马人民的利益。

“马哈迪违背我们之间的绅士协议,执意让土团党东渡沙巴。”

“槟城有两座桥,还有一条海底隧道正在规划中,林冠英说这些花费了数十亿令吉,但沙巴却什么都没有。”

“沙巴人民联盟(GRS)在广告牌上就花了上百万令吉,但沙巴的道路却还是这么烂。”

“沙巴人民,你们什么时候才意识到这一切?我们需要醒过来,不能让我们的财富被剥夺得一无所有。“

“不要被西马人控制”
沙菲益:东马政党可成造王者

沙菲益认同砂拉越人民联合党(SUPP)主席沈桂贤的看法,即摆脱西马政党的支配,沙巴和砂拉越政党可成为造王者。

“砂拉越有31个国席,沙巴有25个国席,如果你聪明,不被吉隆坡的人控制或支配,我们可以成为自己的王。”

“是时候改变游戏规则,在这片土地上建立不同的政治格局。”

“我们想要更多,不仅是政治稳定,也要让人民的声音被听见,让人民的使命得到尊重,我们需要证明这些不是可以用来贩卖的。”

分析:民兴党可成一方势力
“但失去其他政党领袖光环”

民兴党前天(10月12日)宣布在来届大选,上阵沙巴全部25个国席和纳闽。政治分析员认为,民兴党有望在下届大选成为一方势力,但会面对很多挑战。

沙巴玛拉工艺大学(UiTM)学者托尼巴里迪(Tony Paridi Bagang )认为,民兴党作为沙巴本土政党,其优势在于推动沙巴自治权和发展。

尽管如此,他认为民兴党在下届大选备受考验,因为2020年沙巴州选由沙巴民阵(国盟、国阵与沙巴团结党组成)夺得执政权。

如今民兴党选择单打独斗,它将失去其他政党领袖的光环加持,而让选民熟悉新面孔也需要时间。

分析:沙菲益有能力和魅力
“但仍需培养更多全国性领袖”

而马来西亚沙巴大学(UMS)沙巴地缘政治和选举研究组(GeoPes)拉姆利多拉(Ramli Dollah)则表示,民兴党在沙巴有很强大的影响力,尤其是在东海岸、东马岛屿及沿海地区。

“民兴党主要力量来自主席沙菲益,他证明自己的领导能力和魅力,是一名可以在与中央政府的谈判过程中,激励人民的领导者。”

然而,他认为民兴党也有一些弱点,如缺乏资金和拥有在西马执政经验的领袖。

“民兴党需要培养了解地方和国家问题的领袖,尤其在下届全国大选,人民更关心全国课题。”

他表示,尽管民兴党是多元民族政党,但经常被标签为单一民族政党。

他认为,民兴党必须解决这个问题,以免在下届大选被其他政敌攻击和利用。



==============================

看更多: 借大选踢走西马势力? 民兴党要独霸沙巴地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