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打长期深受水供不足问题困扰,州内多地面临严重漏水、水管破裂甚至常年制水。吉打州务大臣沙努西近日受询相关课题时反要求州民忍耐,引起相关单位不满。

水源协会:忍解决不了问题!
大马水务与能源研究协会(AWER)主席毕亚拉巴卡兰(S. Piarapakaran)日前透过《前锋报》,批评沙努西只会叫人民“稍安勿躁”。他认为,州内水源问题已经达到无法再靠“忍”来解决的地步。

“州政府应该向人民坦诚吉打遭遇的水供问题,且按照所规划的时程提供蓝图。因为吉打水供问题已经持续20年,至今都没有提出任何解决策略。”

毕亚拉巴卡兰建议,达鲁阿曼水务公司(SADA)应该提出一份为期30年的治水计划,且可以得到国家水务管理公司(SPAN)批准的可行方案。

“提供一份30年的治水计划势在必行,以向人民说明州政府是如何规划,有哪些措施会优先开跑?与其叫人民持续忍耐,何不开门见山提出建设性方案?政府需要说明哪些区域遭遇什么样的问题,例如低水压、未经处理的供水厂问题、为何无法顺利供水等,也必须一一跟人民解释,寻求配合。”

PEKA暗示水供与人为有关?
另外,马保护自然遗产组织(PEKA)主席莎丽花莎宾娜(Shariffa Sabrina Syed Akil)也坦言,要不是有人干扰某个集水区,所谓的水供问题并不会发生。

莎丽花莎宾娜也赞同不能以“忍”来解决水供问题,而是需要找出最佳方案。她强调,自己长期以来为水源问题而战,即便要不断面对法律诉讼,但当一些单位不珍惜自然资源时,就会导致人民受苦。

长期面对水供问题
人民也“忍不了” 了!

吉打水供问题最严重的马莫地区(Merbok)遭遇制水问题已经10年之久,当地居民向《前锋报》坦言,他们对州政府重复的应答方式感到厌烦,也不确定可以再忍耐多久。

一名29岁的居民表示,州政府理应至少确保开斋节期间不受水供问题打扰,但结果却差强人意。

“我们面对水供问题不是近期内的事情,而是很久了,也无法再忍受。我们除了经常要摸黑取水,还要解决水费。”

吉打长期缺水供
沙努西反要人民“忍耐”

沙努西昨天(5月8日)出席开斋节活动的时候,被问及如何解决州内水供问题。他表示近期内会与私人界合作,减少无收益水计划(NRW),希望在15年内将无收益水比率(无收益水:意指处理后的水,因偸水或水管破裂而未能列入收费的供水)从如今的49%,大砍至25%,预计耗资9.7亿令吉。

由于成本高昂,沙努西因此表示需要私人企业帮忙减轻州政府负担,而目前已有数家私人公司表示有兴趣投资。

“一旦合作计划顺利,获得中央政府部门通过后,就会优先更换老旧且严重漏水的水管。但碍于每条水管要价320万,所以必须分阶段落实。”

他也促请民众保持忍耐、稍安勿躁,州政府已经竭尽所能解决问题,但需要更多时间化解。

================================

看更多:吉槟又因生水费闹矛盾 双方无惧法庭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