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解决巴生地区长期面临水患的问题,当地国会议员查尔斯表示,自己曾向工程部要求更多资源,然而却遭来部门回应“怎么不考虑大扫除(gotong-royong)?”,让查尔斯大感傻眼。

沟渠阻塞要求6百万解决
部长回应“可试试大扫除”

查尔斯今天向媒体指出,在去年12月的国会下议院会议的最后一天时,他趁着闲暇时间与工程部长法迪拉私下会面,并表示水灾的其中一个主因是因为沟渠阻塞。

“我向他要求600万令吉的预算,来疏通巴生区域的所有沟渠。结果什么都没有。”

这位行动党议员表示,他今年1月的某次特别会议上,再次提起水灾课题,并警告有关单位如果再不采取行动,他将把机构告上法庭,然而依然不得要领。

“我甚至还把信函发给部长,对方指会向公共工程局达成特许协议。当我再次催促结果时,他直接回我‘为何不试试看大扫除?’。”

查尔斯认为法迪拉的建议一点都不实际,因为要清理大范围的沟渠是需要大量资源和动员才能实行,不是几个人就能完成的事情。

12月大水灾NADMA在哪里?
“一无是处不如干脆解散”

查尔斯今天出席名为《气候变迁对巴生及其他海岸地区的影响》的论坛时,如是向媒体表示。会上他也警告,差劲的沟渠系统、海平面上升以及近年暴增的雨量,将会是形成水灾的完美风暴,因此要求政府尽快采取行动。

他也认为,军队应该要获得更多训练,以便在严重灾害发生时能够派上用场,拯救人民。

被记者问到为何不动用国家灾难管理局(NADMA)的资源来救灾时,查尔斯更是痛批该机构一无是处,倒不如直接关闭。

“12月大水灾时,他们在哪里?巴生和整个雪州大水灾时,他们根本没有下场,我根本不知道他们的用处是什么?”

查尔斯也呼吁民众关注气候变迁的课题,更应该把来届大选看作是“气候变迁和水灾大选”,政治施压各政党在减缓灾害计划上,提出实际的方案。

“无论你到哪里都可能会遇上气候灾害,我们要做的是让气候课题成为大选课题。投选一个关注气候课题的政党,然后对他们施压,否则就不要投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