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巴西沙叻国会议员达祖丁,被党老大阿末扎希革除最高理事职位后,星期一(6月27日)召开记者会爆猛料,炮打司令台,抖出了一系列扎希暗地里“背叛巫统”的内幕消息,让巫统的派系斗争进一步白热化。

有分析指出,巫统内部“党职派”和“官职派”的进一步开战,或促成首相沙比里和希盟签署第二份“稳定政局”的谅解备忘录(MoU 2.0),以推迟举行全国大选,先专注对付咄咄逼人的“党职派”。

巫统派系斗争进一步白热化
沙比里或拉希盟签MoU 2.0巩固权位

马来西亚理工大学马兹兰教授(Dr Mazlan Ali)接受《阳光日报》访问时指出,达祖丁被革职的这件事,不排除会引发一系列“后遗症”,包括给予沙比里机会与朝野议员继续商讨谅解备忘录2.0,以延长“7月31日前不举行大选”的协议。

“这段期间,不排除沙比里会和在野党商讨朝野谅解备忘录2.0。而对于一直希望政府在下一届大选前,落实体制改革的在野党来说,他们不会拒绝沙比里的献议。”

”先大选,还是先党选?”
沙比里仍足以改变这盘棋局

马兹兰指出,沙比里可以借着国家饱受通货膨胀,经济面临危机为理由,认为现在不是举行全国大选的好时机,这样一来也给了因为喜来登政变,而处于弱势的在野党多了一点时间调整步伐。

另外,他还强调,社团注册局(ROS)直到现在都还没批准巫统修改党章,寻求展延党选直到大选后才举行的申请。对此,马兹兰表示,现在球在沙比里脚下,因为手握政府行政大权的他,足以主导巫统要“先大选,后党选”,或者“先党选,后大选”的这盘棋局。

“现在已经很明显看到,沙比里正在努力不让阿末扎希取代自己,直到目前仍没有迹象显示,他要在短期内举行大选。”

“一旦僵局持续,将显示紧握布城驾驶盘的巫统“官职派”,准备跟巫统“党职派”正面开战“

马来社群也希望尽快大选
“签署MoU2.0也难顶法庭帮压力”

然而,澳洲塔斯马尼亚大学亚洲研究教授詹运豪却持有不同看法。他告诉《阳光日报》,就算沙比里成功和在野党签署了谅解备忘录2.0,但他还是难以抵挡阿末扎希和纳吉施压尽快大选的压力。

詹运豪透露,政治圈子确实有传言,指政府和希盟的代表,已经非正式的展开讨论有关谅解备忘录2.0的事宜,但他认为,来自马来社群催促政府还政于民的压力下,沙比里最终也只能屈服。

“马来社群意识到,现在的政府只是一个“临时政府”,因为这个以不同政党组成的政府办事效率极低,无法解决人民面对着的种种问题。”

“喜来登政变希盟政府垮台后,出现种族分裂的情况,如果没有举行第15届全国大选,人民很难确定哪个政党更有资格代表马来社群的利益。”

詹运豪补充,其实行动党和公正党早前与沙比里政府签下谅解备忘录1.0,也让党领导层面对支持者的不满压力,因为他们认为,这只会让一个在危机时期起不了作用的“软弱政府”延长寿命。

==============================

看更多:达祖丁爆料揭露真相 公正党:证明安华曾有足够票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