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话你知】—— 精选话题打开眼界,国内外大事轻松了解

近期,谷爱凌和“小花梅”成了中国社交媒体上,舆论度最高的两名女性,但两名女性的处境却是冰火两极。前者是“弃美转中”的归化选手,为中国摘下史上首枚冬奥自由式滑雪女子大跳台金牌后,被中国官方大肆称赞,还被封为天才少女、“雪上公主”、“青蛙公主”等称号。

后者是精神异常的“徐州丰县八孩”母亲,被人揭发遭到丈夫以铁链拴住脖子,困在一间没有门的破房里,连其真实姓名也不得而知。

正当北京举办着冬季奥运,向世界展露中国光鲜亮丽一面的同时,“徐州八孩母亲”事件揭露一系列中国阴暗角落的社会现象。

本期“热点话你知”,带你从“徐州八孩母亲”事件,探讨中国根深蒂固的妇女拐卖状况,及背后涵盖的城乡贫富差距、公权力失职、及其他国家政策长期衍生出的问题。

“徐州八孩母亲”发生什么事?
这起事件发生于中国江苏徐州丰县欢口镇,一户拥有八个孩子的家庭在当地小有名气。不少来自外地的微博博主和抖音网红接连拜访他们,拍摄一些“正能量”的视频,描述八个孩子的父亲董志民,尽管家境贫穷,却还是父爱如山、努力教养八个孩子的温情画面。

视频起初感动了不少人,但渐渐有部分网民质疑,为何重来不见八个孩子的妈妈?直到1月28日,抖音网红 “徐州一修哥”登门拜访,这才揭露八孩母亲的样貌。

视频中,八孩母亲“杨某侠”被关在屋外一间没门的土房、头发凌乱、牙齿脱光,在当时温度摄氏零度的天气,仅衣着单薄,脖子上还拴着铁链。

这名网红试图询问八孩母亲问题,包括“天气冷吗”、“这饭还能吃吗”,但她都无法清楚回答。



当地政府涉嫌包庇?
灭火反点燃网民怒火

视频迅速在中国各大社群网站上疯传,引发网民热烈讨论,纷纷质疑到底八孩母亲的真实身份是谁、是否被拐卖、为什么会被绑着......

随着事件持续发酵,当地政府先后发布4个通告试图灭火,但通告的说法前后不一,反而让民众产生更多质疑。

根据《BBC》报导,徐州丰县县委宣传部最初的声明称,八孩母亲名为杨某侠,患有精神疾病,在1998年8月与董志民领证结婚,不存在拐卖行为。而杨某侠被绑,是因为她经常无缘无故殴打老人和小孩。



后来徐州市委市政府联合调查组又给出另一个说法,称杨某侠原名小花梅,来自云南省福贡县亚谷村,父母已故。当年被同村的桑某某带到江苏治病,但抵达后桑某某却声称,小花梅走失了。而当时他没报警,也没有通知小花梅家人。

虽然当地政府试图洗白董志民涉嫌拐卖的行为,但前后矛盾的声明,反而点燃网民的怒火,直指当局企图掩盖真相。

直到2月10日,徐州市委市政府调查组发出的第4份通报,终于披露确实存在拐卖行为。董志民涉嫌非法拘禁罪,桑某某和其丈夫时某忠涉嫌拐卖妇女罪,三人遭到逮捕。


人口拐卖已成老问题
小花梅家乡是黑区之一

根据美国国务院发表的2021年度《人口贩运问题报告》,中国被列入表现最差的第3级监察名单。也是自2017年以来,中国第5度连续上榜。报告指出,名单上的国家政府默许了不同程度的人口贩卖行为。

尽管中国政府近年来积极打击人口贩子,但拐卖妇女及儿童的老问题始终难以解决,尤其在贫困的偏乡地区。

根据《端传媒》引述微信公众号《先生制造》的报导,1990到2000年代期间,当地有大量的年轻女性嫁到包括徐州在内的东部沿海省份,当中涉及欺骗、拐卖和人身控制等状况。

而福贡县的傈僳族山区,有非常大规模向东部沿海地区,输送女性人口的历史。一个两千多人的村里,在30年间就有103名女性离开村落外迁。

小花梅的家乡就是福贡县,而徐州正是小花梅被挂卖的落脚地。

中国传统观念重男轻女
穷人家卖女儿补贴家用

根据中国新媒体《界面新闻》报道,人口贩卖猖獗的主因,与中国传统的家庭观念有着密切关系。

报道引述芝加哥大学历史学院助理教授、东亚研究中心研究院任思梅(Johanna S. Ransmeier)指出,重男轻女的观念再加上贫穷问题,造成一些中国家庭卖掉较为弱势的家庭成员,以便儿子能够分配到更多的资源。

对于一些家庭来说,女性是负担、累赘,尤其是患有残疾或精神疾病的女性。把她们卖出去,一来可以拿到礼金帮补家用,二来也能为她们找到好人家,过上更好的生活。



“一胎化”导致男女比例失衡
男性为传宗接代“买老婆”

1979年至2015年推行的一胎化政策,造成中国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衡。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在去年5月发表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人口性别比例为105.07,男性人口比女性多出约3,490万人。

部分中国媒体早年指出,2020年中国适婚男性的人数,将比女性多出3,000到4,000万人,这也意味着平均每5个男性当中,就会有1人找不到配偶。

然而,在根深蒂固的父权主义下,传统观念认为男性就必须娶妻育儿、传宗接代,否则会被别看不起,尤其是在性别不平等、生育歧视更为严重的农村。

不少农村青年为了结婚,不惜向人贩口子“买老婆”。只要被买下来的女子能生育,即使患有精神残疾或残疾,对这些男性来说都不成问题。


被诊断出患有精神障碍的小花梅(右),在严厉执行的一胎政策下,还是被当作董志民(左)的“生殖机器”。

公权力助纣为虐
地方官视而不见

在“徐州八孩母亲”事件爆发后,中国网民质疑,在早期实行的一胎化政策下,这户拥有八个孩子的家庭,为何没有引起当地政府注意,反而早前还表扬董志民的行径。

当局前后不一的说法,体现充满敷衍和漠视的态度,就连官媒《环球时报》前总编辑胡锡进也忍不住炮轰,当局的声明是在试图推卸责任。

据《端传媒》报道,当地已经开始严防外来人员,尤其是媒体记者进入村里探访,这户人家家中被专人驻守,有前去调查的记者也接到报导禁令。

《中国数字时代》曾经报道,2016年轰动一时的“巫山童养媳事件”当事人、马泮艳指出,拐卖妇女无法根除的原因,是执法部门的漠视甚至纵容,导致法律形同虚设。



中国资深媒体人兼时事评论作家长平也指出,在任何一个人口买卖的重灾区,谁家买了媳妇,人所共知,但是当地官员从来不会主动确认“存在拐卖行为”。一些官员甚至参与犯案,从中收取贿赂。

另外,也有女网民分享自身经历,指拐卖常发生在熟人之间,而被拐卖的女性,大多遭反复强暴和殴打,尽管试图逃跑,但最后还是会被抓回去。甚至警方或相关单位知情也撒手不管,以“家务事”为由不插手干预。

一些当初被拐卖的女性,之后变成婚姻中介或是人贩子,加入庞大的拐卖行列,在现实中是很常见的现象。据悉,拐卖“徐州八孩母亲”的桑某某,很大可能当年也是被拐卖的妇女之一。

法律无法根除人口拐卖
专家:女人连鹦鹉都不如

拐卖妇女的犯罪行为,为什么会在中国如此猖獗?

近日,中国社交媒体广传一则法学教授罗翔的视频,道破为何人贩子能驾驭在法律之上。其原因是,他们知道自己不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罗翔在视频中表示,根据中国法律,非法购买一只鹦鹉,最高判刑5年;非法购买女人或者打女人,最高判刑3年,相当于非法购买20只癞蛤蟆的最高刑期。因此,中国女人的价值不如鹦鹉,仅仅与癞蛤蟆相当。



而媒体人长平也认为,大部分“买家”不会遭遇法律追责。事实上,大部分的人口贩子也没有被追责,反而受到惩罚的往往是揭露人口拐卖罪犯的那一位。

此外,中国法律针对性侵和家庭暴力的保护仍很薄弱,或是执行力度不够,就连婚内强奸在中国也不属于犯罪。


小花梅与谷爱凌的距离
何止差了十亿次的投胎

相较于被中国官媒热捧的北京冬奥明星选手谷爱凌,这位被铁链拴住脖子的小花梅,在社会看不见的角落被蹂躪,遭到不人道对待。尽管很多人仍在讨论她,但社交媒体上关于小花梅的话题标签却不见踪影。


谷爱凌是中美混血,不仅是奥运冠军,还是位学霸和模特儿。

“徐州八孩母亲”事件,暴露及衍生出不少有别于中国政府欲打造的国家形象。然而,在一个理想社会,要如何让谷爱凌绽放光彩的同时,也让小花梅得到生活的尊严和福利保障?

或许功成名就、前程似锦的谷爱凌,在中国只有一位;与小花梅拥有一样遭遇被拐卖的女性,却远远不止一人。

中国网上流传着“你离谷爱凌还差十亿次投胎,但离丰县母亲只差一记闷棍”的帖子,反映出普通人在性别、阶级等不同课题中的复杂情绪。

整理:戴家恩、谭嘉欣


==============================

看更多:拒加入诈骗集团 江苏男被绑架去柬埔寨当血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