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六甲州选没有意外,上演了国阵、国盟和希盟3大阵营全面开打的局面,28个议席都至少面对3角战。

在上届大选成功执政马六甲的希盟,如今再次面对3角战,让人好奇希盟究竟能不能重夺马六甲政权?

上回伊党瓜分国阵选票
希盟509三角战异军突起

其实自独立以来,马六甲就一直是国阵的定存州、堡垒区。过去的13届大选,国阵都没有输过,直到上一届509大选后,这个局面才被打破,第一次由希盟执政马六甲。

而希盟之所以能够胜出,除了因为509反风狂吹之外,其中一个关键因素在“3角战”。

当时,伊党上阵绝大部分议席,与国阵、希盟形成三角战,也因为伊党的介入分刮了国阵,特别是巫统的票源,让希盟坐收渔翁之利,以15席对国阵的13席,拿下了甲州政权。

甲州选再现3角战
希盟能坐享渔翁之利?

从上届大选的成绩来看,希盟胜出的6个议席,包括牙力、榴梿洞葛、吉里望、鲁容、直落垵和望万,如果伊党没有搅局,把伊党和国阵的票数加起来的话,票数其实比希盟的还要高。

因此,有分析指出,如果当时没有3角战,伊党没有瓜分国阵选票的话,那么国阵还是稳操胜券的。

上一届大选,希盟因为3角战而从中获利,而这次的州选也同样面对3角战。

然而,这次伊党不再是单打独斗,而是和国盟联手,能不能从国阵那里瓜分更多选票呢?希盟会不会再次因为3角战而坐收渔翁之利呢?

评论员:希盟未必占尽优势
马大副教授阿旺阿兹曼、政治学者潘永强和黄进发,在接受《八点最热报》访问时都认为,虽然同样是3角战,但现在的局势和2018年的大选不一样。

表面上看来,几个主要的马来政党互相厮杀,的确会各自分散选票,这一点能稍微舒缓希盟的压力,但却未必能让像上届大选那样,让希盟占尽优势。



三角战对希盟有利
接收巫统叛将却反效果

其中,马大副教授阿旺阿兹曼认为,从一般分析而言,希盟的确在3角战中略占优势,但是这个优势会随着希盟接受巫统叛将而被抵消。

他认为,政治青蛙导致马六甲必须面对州选,选民因此更在意的是诚信,希盟接受了巫统叛将,对希盟长期来说会带来严重后果。



潘永强:希盟失两大优势
另外,政治学者潘永强认为,这次的3角战局势对希盟来说,影响不如上届大选来得大,主要是因为巫统认为,国盟和伊党的结合对他们的威胁和压力不大。

而最重要的是,潘永强认为,目前的希盟已经失去了上届大选的两大优势:
  1. 华裔选民的热情减退和投票率可能会下降。
  2. 希盟失去了前首相马哈迪的影响力。

希盟失去“马哈迪光环”
潘永强认为,尽管马哈迪的影响说大不大,但是在两军短兵相接的情况之下,马哈迪如果能掌握5%到10%的马来选票,还是可以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而这也是2018年马哈迪所发挥的重大作用和影响力,只要掌握马来选票里面5%到8%,他就可以改变整个局面。

然而,这次选举,在同时失去这两个条件下,对希盟来说,绝对是个非常大的隐忧。



支持者党性较弱
黄进发: 选民不会盲目支持希盟

与上述两位时事评论员的看法一样,政治学者黄进发也认为,希盟这次其实面对更大的挑战。

这是因为希盟的支持者除了不会盲目支持政党,而且或许会因为希盟接受巫统叛将而拒绝投票,另外一个更关键的因素是,他们会找不到出来投票的理由,进而影响投票率。



低投票率或成希盟隐患
3位受访的时事评论员都认为,如果是一对一,那么希盟根本不需要谈胜算,但现在出现3角战,至少能让希盟看到一点曙光。

尽管如此,这并没有让希盟像上届大选那样,占上太多优势,而“投票率”就成了其中的关键因素。

上届大选因为反风大吹,游子们积极回乡投票,创造了84.5%的高投票率。然而,这一次因为新冠疫情的因素,再加上华裔选民可能失去了投票的激情,将会让希盟的竞选之路难上加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