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六甲3年内两度变天,就因为有人民代议士背叛选民导致政权更换;如今又有议员再背叛,最终导致州议会解散举行选举。

然而一直主张反跳槽法的希盟,偏偏在这时接纳了两位导致州政权倒台的巫统叛徒,甚至让他们披上希盟的战袍出战。

这些举动会否让希盟在这场马六甲州选中背腹受敌,甚至冲击他们的选情呢?

安华惯于接纳其他政党或跳槽领袖
潘永强: 西马政坛难接受

公正党主席安华在提名日前夕强调,这些从巫统出走的议员并不是叛徒,并捍卫他们代表希盟出战的决定。

他指出,这些议员曾经和马六甲希盟商讨要如何归还被抢夺的政权,不过现在州议会解散了,所以也不存在什么跳不跳槽的问题。

针对安华的决定,政治学者潘永强在接受《八点最热报》访问时就表示,某种程度上来说,收纳政治青蛙是安华的长期习惯。一直以来,公正党在东马也一直在吸纳其他政党或跳槽过来的领袖,但这样的方法在东马可能行得通,在西马政坛就会引起反弹。



潘永强指出,安华本身有他自己的权谋和策略的考虑,不过这种考量在西马的政治,比较难以接受、缺乏说服力。原因在于希盟在2020年也是有议员跳槽或者离开,导致失去政权。

一直要求制定反跳槽法的希盟,如今却接受巫统的议员跳槽过来加盟,站在道德立场上,就必须面对一些选民的质疑。

潘永强认为,现在的希盟不只没有明确的竞选主轴,反而还被跳槽过来的青蛙,模糊了竞选的道德正当性。在这两种情况下,必然会为甲州选举造成负面影响。



接纳政治青蛙破坏诚信与信誉
阿旺阿兹曼:希盟不应讲一套做一套

马大副教授阿旺阿兹曼也认为,接纳政治青蛙将会破坏希盟的诚信与信誉,特别在喜来登政变后。

他指出,如果希盟要明确传达反对青蛙乱跳的讯息,他们必须拒绝那两位从巫统跳槽过来的人,以证明他们言行一致,而不是讲一套做一套。

阿旺阿兹曼表示,希盟接纳两位巫统叛将也将会成为国阵攻击希盟的武器。

在疫情的影响之下,选举投票率本来就会偏低,再加上希盟接受跳槽议员的加盟,就可能造成选民有更多的理由不出来投票。



不应纠结于“政治青蛙”?
黄进发:选民应利用选票 让政党承诺修宪

对于选民可能不投票的情况,政治学者黄进发提醒选民,不要小看自己的影响力。因为在三角战下,选票的价值其实是最高的。

他认为,希盟的支持者或许会因为意兴阑珊,缺乏热情,甚至对希盟收纳政治青蛙而感到失望,进而拒绝投票。但如果选民是因为要拒绝投选有叛徒的政党或联盟的话,那么其实三个阵营都不能投。

他解释,希盟有两个从巫统跳到公正党和诚信党的议员,国阵巫统有一个从公正党跳过去,国盟那边也有一个是从巫统跳过去。因此,如果要用这个标准去投票,那么三个阵营都不能投,如此一来就会把投票率拉低了。

黄进发认为,选民应该以两种方法去看待这次的州选举。一是认为全都是烂苹果,三个阵营都不好,因为三个阵营为了争权夺利都不讲原则。另一种则是与其纠结于政治青蛙,把关注放在修宪和马六甲的发展问题上,谁能满足这两个条件就投谁。



简单而言,选民不要只看到跳槽,政局稳定不稳定,而忽略了修宪和马六甲发展的大问题上。这些问题都应该提出来,提出来之后,谁能够满足你的要求,你就投它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