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中央医院日前再发生一宗实习生猝死案后,陆续有不少来自该院的医生,匿名披露工作环境的“黑暗面”。一名声称来自该院的前实习医生也向媒体大爆料,从个人经历带大家看清院内的霸凌文化。

实习过程犹如“火的洗礼”
阿尊:长期受上司语言羞辱

《自由今日大马》采访多名来自槟城中央医院的前任与现任实习医生,他们都赞同该院是全国最糟糕的医院,更以“火的洗礼”(a baptism of fire)来形容在院内的遭遇。

他们坦言,在槟城中央医院工作就要承受过劳,以及被职员包括护士霸凌和欺辱。

化名阿尊(Arjun)的一名现任实习医生表示,槟城中央医院的霸凌文化已经是众所皆知,甚至叫许多实习医生闻风丧胆。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一名作为他上司的正式医生(MOs)总会无情地,透过言语暴力和提高声量呼喝他和同届的朋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极限和所长,但邪恶的上司就会盯上弱者。一名医生曾经告诉我,我是个无可救药的人,甚至叫我从高处跳下。当我回应生命宝贵,不会自杀时,换来的是多两个月的服务期限。”

阿尊也透露,每位实习医生须轮流到不同部门实习4个月,一共完成2年实习期后才可以成为正式医生,但说穿了就是“资深实习生”,即便顺利完成实习,也需要继续遭受上司的恶言相待。

“我被命令回去割胶,马来同胞则会被命令回去种田。我非常沮丧,也被迫值班18小时。”

阿尊还说,如果有人因此寻求精神咨询,就会被取笑并标签为“疯子”。

J:病人死了被责怪是“凶手”
另一名化名J的实习医生也向媒体申诉,一名正式医生为了准备硕士考试,3周内经常不见人影。而J还被上司责骂“害死”病人。

“我一个人负责看顾20名病人,也找不到该名正式医生,我为了自己没做的事而被冠上‘凶手’。那是我在医院经历的最黑暗时期,那些霸凌者总是欺负弱者。”

被男同事围观检查病患肛门
前女实习医生:好像活在地狱

另外一名曾经担任实习医生的网民,透过名为“Medical Info Malaysia”的Instagram账号匿名爆料,自己在外科部和骨科部实习,分别都遇到非常糟糕的前辈,每天必须承受无止尽的言语羞辱、过劳,甚至心灵和精神上的折磨。

这位前实习医生表示,当时外科部的专科医生和正式医生,将实习生事务全权交给高级住院医生(Senior House Officer,SHO)处理,所以每当有任何投诉、不满甚至疑问,都无法顺利传达给上层。

她分享经历说,某天因为没有在6AM前抵达病房,而被前辈当面斥责,甚至事后用餐或上厕所都要得到批准。

直到有一天,病房来了一名患有微血管性心绞痛(MVA)肋骨断裂的男病患,她也被点名负责为病人做检查等。当他要为病患检查肛门和球海绵体肌(bulbocavernosus)时,住院医生叫了一群男实习生围观,虽然病患没说什么,但她却双手颤抖。

住院医生当面大骂“难道你不懂怎么收缩包皮吗,没有性生活吗?”尽管她事后向上层反映,但都被忽略,以致她一直保持沉默到结束部门实习。


“当时每天好像活在地狱,连续3周值班都没休息。之后实习的其他部门虽然一样可怕,依然会听到很多羞辱性字眼,被当面呵斥也是日常,但没有比外科部更可怕的了。”

然而,噩梦并没有因此结束,这名前实习医生到了第五个实习部门也遭受侮辱和谩骂。

“名为X先生的正式医生只要不喜欢你,就会一直针对你。即便你回答得正确,也会被骂。”

她回想当时,自己被质疑没资格当医生、是社会的耻辱、没用的医生、应该滚蛋、是个笨蛋和傻瓜,身心灵被折磨得怀疑人生。

“好多次我一觉醒来睁开眼睛,都在问我自己为何活着,为何要去上班。”

虽然一切都过去,但她坦言槟城中央医院所经历的一切,给她带来无法磨灭的影响,希望透过她的分享,当局可以正视医院职场悬而未决的霸凌问题。


有关实习生坠楼事件的真相,槟城卫生局促请各方停止一切揣测,待验尸报告出炉再交给警方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