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来自槟城中央医院的实习医生日前坠楼身亡,进而揭露医学界存在已久的霸凌问题,各界人士和民众纷纷要求卫生部严正彻查此事。

实习医生坠楼有隐情?
槟州卫生局促各界勿散播不实消息

根据网媒The Vibes报道,坠楼实习医生才向医院报到3周后,就被发现从槟城柑仔园(Datok Keramat)一带的办公楼坠下身亡。

警方目前已将此案列为“猝死案”处理,但若有新证据将会被重新归类。

槟州卫生局总监马洛夫(Dr Ma'arof Sudin )今天也证实,该实习医生是于4月17日在住所附近坠楼,死者遗体已进行解剖,还有待数个实验室作最后确认。一旦验尸报告出炉,将会交给警方继续展开调查。

马洛夫表示,出于对死者家属的尊重,槟州卫生局要求各界不要散播任何不实消息,而相关医院也会全力配合警方调查。

2年内第二宗实习医生猝死案
揭发医学界霸凌、过劳等问题

其实,这已经不是槟城中央医院首次发生实习医生“突然死亡”的事件。早在2020年12月,该医院就有医生疑似不堪霸凌和压力,在辞职3周后选择了结生命,而当时死者的同事纷纷要求当局严正调查此事,惟之后不了了之。

虽然最新发生的这宗案件,死因还有待查明,不过根据The Vibes引述几位匿名医生的消息透露,医学界其实一直存在着霸凌实习医生问题,导致新人长期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

除此之外,有医生也坦言槟城中央医院实习环境条件不佳,实习生不只面对来自患者质问、工作长达16小时、过于严格的培训方案,还需面对其他医生的施压,包括会用言语羞辱等。

“一些前辈包括正式医生(MO)和专科医生对待他们的方式,让他们的实习经历变得更糟。”

槟城副首长和卫生局
促卫生部验证看待案件

对此,槟州掌管公共卫生行政议员诺丽拉(Norlela Ariffin)促请卫生部长凯里,严正看待实习医生的工作待遇。

她也分享身边个案经历表示,她的亲戚曾因为在医院工作过于疲劳而发生高达27次意外,所幸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但她却有朋友因此丧命。

“根据我自己家人在大马的经历,我提出了实习医生面临的种种不人道问题,其他行业的员工都不曾遭遇这种待遇。”

另外,槟城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也相信,坠楼的实习医生可能是职场霸凌受害者,因此敦促当局,不要随意将这起案件视为普通的“猝死案”。他认为。该医院曾出现不少实习医生受到欺凌和骚扰的指控。

“我相信这不是第一宗,相关医院2年前就曾经发生过类似案件。”

==============================

看更多: 活老人装尸袋险送火化 上海老人院 5人遭问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