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来登政变后的公正党上下士气低落,特别在经历了三场州选举的惨败后,公正党和支持者是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声望跌倒谷底老大安华给党指了一条“大帐篷”的道路,并得到希盟盟党的叫好。

然而,刚当上老二的拉菲兹却以拒绝大帐篷为号召,把它当着一个变相的党内公投,结果以三份二的高党民意漂亮登场。此举狠狠刮了安华一巴掌,也让支持大帐篷概念的希盟成员党吃了一个闷棍。

拉菲兹高调拒绝大帐篷
火箭诚信党去搭自己的大帐篷?

现在的公正党就像一艘在汪汪大海中没有方向的船。拉菲兹当上老二,让公正党看到了方向。

在刚刚过去的公正党大会上,拉菲兹好像是天皇巨星般登场演讲,会场全场骚动,掌声和口号声震动整个会场,情绪沸腾,个个好像打了鸡血,就好像抓到了一支盲公竹。

拉菲兹是摆明是拒绝大帐篷策略,还得到三份二党民意的支持,那支持大帐篷策略希盟成员行动党和诚信党现在该怎样才好?

和公正党分道扬镳,继续盖自己的大帐篷?还是让拉菲兹说了算,一起拒绝大帐篷?没有了大帐篷,希盟这次输定了?

保住更多上阵议席
“不要大帐篷蓝眼更有利”

马大副教授阿旺阿兹曼在接受《八点最热报》访问时指出,拒绝大帐篷其实对公正党有利,要不然就会为他人作嫁衣裳,让自己吃亏。

阿旺阿兹曼表示,对公正党甚至对希盟来说,拒绝大帐篷能够让他们保住更多上阵的议席,同时提高胜选机会。

而如果坚持大帐篷策略的话,只会让那些没有党基层的小党获利,最终吃亏的是相对拥有庞大基层和党机器的公正党。


希盟一对一单挑才能赢?
“大帐篷集结不了太多在野党”
而政治学者黄进发则表示,主张谈大帐篷的人认为,集中选票就能降低和其他在野党的冲突。

他们的逻辑是认为,只要一对一就可以赢,可是这个源自1990年代的两线制策略,已经是40年前的老想法了,不能再用同样的方法来迎战当下的选战。

他表示,虽然安华一直喊着要大帐篷,但在拒绝土团党,而又被斗士党拒绝之后,其实他剩下的选择不多。

停止发大帐篷的“春秋大梦”
黄进发: 务实面对选战

黄进发认为,到最后所谓的大帐篷,不过是执着于一场旧梦,不过是希盟一厢情愿的想法。
他表示,拉菲兹反对大帐篷,是要希盟面对现实,专注在希盟有胜算的选区,那么在选后才有谈判筹码。

一切还言之过早
选后才是真正的结盟谈判

无论如何,黄进发表示,从现实角度来看,现在是不太可能集结所有在野势力,因此公正党可以不需要在大选前勉强自己。

他举例,过去这些日子国盟和希盟之间互相攻击,已经烙下深深的牙齿印,他们是否还有办法把这些人集合起来?可能在个别一些地方上的选区有办法,但是全国选举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认为,既然大家吵了架,摆到明是怨偶,那就不要在选民面前做戏。而在选举之后,如果没有一个党赢过半议席的话,那么到时大家还是可以谈判。

所以现在说什么拒绝和谁合作,或勉强和谁合作都言之过早,一切都要看选后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