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有意要重新落实消费税(GST)的风声一出,经济学家和商家协会等都一致表示认同,应该要重新征收消费税。不过,前财政部长兼行动党主席林冠英认为现在并不是最适当的时机。

“税制更加透明及有效率”
苏添来:落实GST能降低政府债务
大马厂商联合会会长苏添来今日指出,他们非常欢迎政府重启消费税,因为消费税制度可以降低政府债务并加快财政整顿步伐。

“对比销售税(SST),消费税是一个更加透明和有效率的税收制度。”

苏添来也相信,消费税将增加间接税,带给政府更灵活性,以减少直接税(个人所得税和公司税),使马来西亚成为一个更具吸引力的商业环境。

另外,苏添来更引述一份大马厂商联合会在2020年5月,针对499家公司进行的民调,反馈结果显示强烈支持重新实行消费税,以取代现有的消费与服务税2.0制度。因为消费税提供一个更公平的税收结构,消除销售与服务税制度中常见的复合税。

同时,厂商联合会也提出数项改进消费税的建议。其中包括将消费税税率降至4%,以促进有利商业条件,可以吸引更多投资和增加就业机会。

“取消GST是希盟的错”
评论:不会造成穷人负担
除了厂商联合会外,曾经担任股票研究主管工作逾30年的古纳瑟卡兰(P Gunasegaram)也在《当今大马》的评论栏中点出,取消消费税是希盟政府的一大错误。他相信重新落实消费税能够帮助政府弥补税收损失。

“消费税的重新引入不仅将为政府提供稳定的收入来源,弥补一些税收损失,还将迫使所有企业保持良好的会计记录,从而有助于确保未来逃税减少。”

古纳瑟卡兰强调,废除消费税完全就是有问题的做法,而且,他认为落实消费税不会对穷人造成负担。

“事实上,消费税是一种很好的税,因为消费越多的人付得更多,至于基本商品和服务将得到豁免。富人会因消费更多而付出更多,而对穷人来说许多必需品都是免税的。”

称不该因生活成本提高而不落实
“税率降低至4%可解决问题”
政治分析家兼专栏作家仄尼里阿米尔博士(Dr Jeniri Amir)也同样赞同消费税的落实。他相信,重新落实消费税并不是出于政治动机,而是因为政府意识到消费税对国家利益至关重要。

“超过160个国家已经实施了消费税,这表明尽管国家和国家之间的经济发展水平不同,但消费税是被接受的。这就是国阵政府率先实施消费税的原因。”

仄尼里阿米尔指出,希盟政府不该因为生活成本提高的原因取消落实消费税,相反地只需要把税率降低至4%就足以解决问题。

落实GST仍未是最好时机?
不过,大马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主管安东尼达斯(Dr Anthony Dass)却是大唱反调强调,尽管重新落实消费税至关重要,但是政府必须考量现今是否是合适的时机。因为大马刚刚从疫情中恢复过来。

“重新引入消费税不是增加收入的唯一途径。政府或许可以考虑扩大现有的销售税(SST)的范围,以覆盖更多的企业。”

林冠英:政府应先解决物价高的问题
刘镇东暗指纳吉将成最大得益者

前财政部长兼行动党主席林冠英也相信,目前的当务之急是解决生活成本上升的问题,而不是重新实施消费税。林冠英认为,现在还不是重新引入消费税的适当时机。

“生活成本的上升应该受到重视。为什么政府不是为人民着想而是考虑征收新税?”

林冠英向《自由今日大马》表示,政府如今应该要积极稳定物价。

“物价上涨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我们可以控制物价,以及食品价格上涨。”

行动党副秘书长刘镇东也劝请首相好好检视那些献议重启GST的人士。他认为,这些人在大选随时开打期间提出建议,背后动机可能不单纯,甚至可能导致他丢失相位。刘镇东更暗指,纳吉是阴谋背后的最大得益者。

他举例,前首相阿都拉在308大选失去多数议席和政权后,原本相位就已经摇摇欲坠,可是纳吉却建议提高汽油价至40%,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是谁倡议阿都拉做这项建议?是身为副手的纳吉;是谁后来接替了阿都拉的相位?也是纳吉。如今又是谁高喊重启GST?还是纳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