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企业家)才是可以改变的人,即便年轻人在网络如何批评政府,我们不发言都是徒劳。”

国内“涨”潮声不断,社交平台随处可见批评政府办事不周的指责声浪。在这之中最显眼的,莫过于是企业巨擎Mydin董事阿米尔阿里(Hj Ameer Ali Bin Mydin)。无论是太子园水灾halalkan事件、国内贪污议题,还是近期的肉鸡短缺,他在各大媒体版面,从不缺席。

一位大企业领袖开腔与民谈论政府的不是,宛如在职场上公开批评主管一样罕见。本期“热点人物”带你认识这位敢怒敢言的Mydin老大,为何在被“警告”后仍无所畏惧,也进一步分析阿米尔如何善用社交媒体优势,发挥自身影响力。

撑过第二次世界大战
Mydin称霸大马市场

要谈及企业家阿米尔阿里的故事,还得从他的原生家庭说起。

1918年,名叫Gulam Husen Jamal的商人在槟城开了一家杂货店,但在二战期间化为乌有。虽然店面不在了,他的创业精神却影响了他的孩子迈丁莫哈末(Mydin Mohamed)。

由于吉兰丹临近泰国,容易取得杂货物资,迈丁选择在首府哥打巴鲁,开设第一家和他同名的杂货店。迈丁不只是守在店里,他也会骑脚车、搭巴士把顾客订单送上门。那一年是1957年,恰逢马来西亚宣布独立。



凭着迈丁的勤奋不懈,他在1979年于嘉楼州的首府瓜拉登嘉楼,开了第二家分行。10年后,迈丁商场才正式入驻吉隆坡。



2016年,迈丁在88岁的高龄过世,儿子阿米尔阿里接手所有业务。如今这个年过半百的零售企业,在全国拥有100多家门市。

其实,Mydin超市成功的例子并不罕见,但这位继承父业的阿米尔阿里亲民形象,意外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无论是在TikTok拍视频、还是发表抨击政府的言论,阿米尔展露出直言不讳的一面。

积极融入新世代文化
社媒成阿米尔另类舞台

时代更迭,有别于以往靠口碑建立起的品牌形象,大人小孩使用的社交媒体,成了阿米尔阿里最好的免费宣传平台。


若你打开拥有25万粉丝的Mydin抖音账号,就会看见这位65岁的“老人”在上头客串。在近期的一个影片中,阿米尔阿里质疑国内肉鸡不足只是炒作。他上传两则影片,在视频中作出“鸡头”的手势,亲自到雪兰莪的Mydin超商,为大家证明肉鸡供应仍充足。

“梳邦的Mydin不是在雪兰莪吗?哪里出现没有肉鸡?”
“无需焦虑。只是国内肉鸡不足,鸡块还是有的。”

@mydinmalaysia Ayam ada je kat MYDIN ni, jangan risau ok? #MYDINMalaysia #AmeerMydin #KPDNHEP #StokAyam ♬ original sound - Mydin Malaysia

视频成功吸引250万的浏览量,网民大赞阿米尔阿里懂得行销之道,纷纷表示会动身Mydin支持。

在阿米尔阿里的个人推特上,最让网民津津乐道的,莫过于阿米尔阿里和Mydin的官方推特互动。无论是Mydin小编在推特上转正职成功、抑或阿米尔对太子园灾民的Halalkan,遭Mydin小编调侃改名“Ourdin”,屡屡登上社交媒体的热门话题。


但对于关注社会课题的民众,对阿米尔阿里最熟悉的,无非是他对外、不讳言批评政府办事不利的作风。

社会从来不缺批评者
“不是大人物所以没用“

年初,阿米尔坐客《星报》媒体集团顾问黄振威的采访节目,探讨有关“贿赂变成流行病”(Bribery Turns Endemic)表示,2018年选举前,他接到一通来自“高层人士”打来的电话,警告其不要“说太多”。

阿米尔并没有因此打退堂鼓选择“噤声”。



他认为,随着越来越多人在社媒敢于讨论国内贪腐问题,无疑反映出民众勇敢及不畏惧说出心中不满。但是无奈的是,基层民众并没有影响力。

对于是否无惧高层人员找上门,阿米尔透露不像其他企业,Mydin并没有和政府签合同。他坦言不希望被“控制住”,但在大队中不跟随潮流、坚持意见相左需要勇气。

“我认为所有马来人都必须这样做,很多丹斯里级的人物看到社会不公,心中有一团火在烧,但有基于合作政府只能静默。”


其实不单是马来西亚,各国官商相护“牵绊”的例子,在日韩等国也不在少数。理科大学政策研究与国际研究中心主任Azeem Fazwan接受网络媒体《Twentytwo13》采访直指,国内有影响力的企业家言论,足以左右公共政策。

“但由于缺乏市场自由,所以企业和国家的关系密不可分,因此巨擎不想和政府起冲突。”

Azeem认为,阿米尔这般敢于针对公众议题发言的企业家,宛如在钢索上摇摇欲坠。他直言,Mydin还是需要从政府上拿到许可证,但只要话题不触及挑衅应无大碍。
整理:陈星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