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任时耗费6000亿令吉公帑抗疫?前首相慕尤丁今天发文强调,本身不曾滥用政府的钱,没有一分一毫进入了他的个人银行账户,因此他无惧被开档调查。

慕尤丁驳斥挪用6000亿拨款
前首相慕尤丁在面子书张贴一篇题为《我挪用了6000亿令吉?》的文告,指他不清楚所谓6000亿令吉的指控从何而来。

他猜测,或许是任相期间曾拨出5300亿令吉实施8项经济刺激配套,帮助受疫情影响人民。

“他们指控我滥用6000亿令吉,我不知道这个数据从何而来。我想他们说的是疫情期间,我担任首相时,为了协助人民和商家而推出总值5300亿令吉的8个振兴经济配套。”

他说,在这5300亿令吉中,大部分是以非财政的形式,也就是不包括政府的开销,例如提取公积金的i-Lestari、i-Sinar、i-Citra计划总值1450亿令吉、减少缴纳公积金的100亿令吉、暂缓还贷的1800亿令吉、政府为企业借贷作担保的800亿令吉,还有其他减轻负担的计划。

“我相信财政部,尤其是国家跨机构振兴经济协调与执行单位(LAKSANA)纪录了8个振兴经济配套的开销详情。”

总稽查署必会采取法律行动
慕尤丁吁希盟巫统别再演戏

慕尤丁也坚称,自己不可能滥用这些资金,加上尽管他身为时任首相,也无权动用这些资金。他促请希盟和巫统不要胡乱地指责他人,以掩盖新政府的各种弱点,更呼吁希盟及巫统不要再演政治电影。

“你们已经做了政府,请你们做一些政府该做的事情。”

“我不害怕被调查,因为我知道自己没有滥用人民的钱,政府受到委托动用的资金是为了在艰难的时刻协助人民,当中没有一分钱进入我个人的银行账户。”

他指出,如果真的发生滥用拨款,每年负责稽查的总稽查署一定会发现这种情况,国会公账会也会提呈报告给国会,这两个机构都不可能放过这件事。

“如果发生大笔资金汇入我户头的事情,国行也已经接获通知,早在一年前就会展开调查,可是这种事情没有发生。”

慕尤丁也强调,若要说他以首相的身份阻扰了调查也不对,因为他已辞职超过一年了。

朝野议员皆获应得拨款
他也反驳说,如果他真的盗用了资金,那么大家都不会得到该拿到的资金。

“如果这种事情发生了,甘榜中的末伯伯、朱索伯伯、比亚妈妈早就知道了,因为他们该收到的钱都不会收到。去问问他们,拿到钱了吗?”

“你们也可以去问问沙林先生、林先生、古玛先生拿到汇入他们公司的薪资津贴了吗?如果大家都拿到了,怎幺可能说我滥用这笔钱?”



慕尤丁花费6000亿抗疫
巫统促设皇委会调查资金流向

事缘,巫统最高理事依山加里尔前天(12月3日)促请政府设立皇委会,彻查前首相慕尤丁在领导国家期间,花费6000亿抗疫一事,以追查这大笔花费的用途和去向。

他表示,尤其看到国盟在本届大选“奢侈“的助选经费后,更加质疑这笔资金的流向。

“我们必须追踪这笔钱的下落,尤其是在本届大选,我们可以看到国盟的助选经费很“奢侈”,我们质疑他们是从那里取得经费。”


==============================
看更多:慕尤丁“失败政府”没资格质疑内阁 扎希:学学火箭以国家为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