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债务上限从疫情前的55%,一路跃升至65%,甚至很可能会再上升至70%。然而,在国家收入没有增加的情况下,债务顶限有可能再次提高吗?这样做可好?

债务顶限后年或升至70%
惠誉解决方案国家风险与行业研究公司近期发布一个报告指出,它对大马的长期财务健康状况,感到悲观。

同时,这份报告也预测我国的债务顶限,很有可能在2023年7月的下一次大选前,再上调至70%。

那究竟我国长期财务健康状况,真的如惠誉这个国际评级机构所预测的那么糟糕吗?

针对这件事,亚企理财中心税务与财务咨询总监蔡兆源和大马中华总商会总财政孔令龙在接受《八点最热报》的访问时,都异口同声地表示,由于我国面临疫情和政治动荡2大危机,因此对这样的预测,并不感到惊讶。

未来债务顶限或持续提高
其中,蔡兆源指出,大马从1998年经历经济风暴后,就一直面临财政赤字长达25年。

尽管第12大马计划预计能在2025年,把财政赤字降到占国内生产总值(GDP)3%,但依然入不敷出,导致债务一直高居不下,甚至要“以债养债”。

由此可见,我国未来的债务顶限,可能还会一直提高,让人不禁好奇:我国的收入与开支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


债务上限不断增高
我国会面临破产?

在国家收入没有明显增加,债务却一直提高的情况下,我国会在未来面临破产吗?其实不然。

孔令龙认为,债务上限的百分比,其实没有那么重要。他举例,日本的债务上限已经达到230%,但因为政府管理妥当,所以还不至于会破产。相反地,希腊的债务上限已经到了180%,但却面临破产危机。

因此他强调,所谓的债务顶限,其实只是一个衡量数据,给国际基金经理一个信心的指数,因此不代表我国的债务顶限为55%就没有问题,70%就会有问题。

政府需谨慎花钱
尽管如此,我国债务一直上升,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事实。

而2位受访的财经分析师都指出,想要彻底的解决债务问题的方法,除了提高国家收入,更重要的是政府要怎样用钱,所花的一分一毫是否都用在刀口上。

开源节流、制定完善税收和财政开销监督制度是当务之急,而庞大臃肿的公务员体系,也是政府首先必须检讨的事项,因为国家收入的49%,都用在这个地方。


公务员体系太过庞大
债务上涨成必然现象?

提到公务员体系时,孔令龙也指出,我国60%的收入,除了用在债务利息上,其实大部分都给了公务员薪金和退休金。

而这庞大的体系,在过去10年还在不断扩大,因此在收入有限的情况下,债务上涨已成为必然的现象。



孔令龙:可制定有效的税务制度
在这样的情况下,政府又能如何开源节流,把钱用在刀口上呢?

孔令龙认为,政府需要制定一个有效的税收机制,而不是一直稽查个人或是公司,以堵住多余的费用和漏洞。

他解释,如果政府只依靠55%的直接税收,就像是在同一个篮子里面,一直抽税,而这将对企业和个人造成庞大压力。



蔡兆源:财政问责法令至关重要
不管怎样,蔡兆源强调,政府早前推出的财政问责法令非常重要,因为这才是解决我国结构性问题的唯一途径。

但无奈的是,在政治不稳定的情况下,这样的决心,依然是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