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泰国政府上周决定将传统草药“哥冬” (ketum),从危险毒品的行列中剔除。通讯部副部长扎希迪认为,有鉴于全球对哥冬有大量需求,因此我国政府应该效仿这个邻国,将哥冬叶种植合法化。

扎希迪在接受《阳光日报》访问时表示,泰国近期合法化的“哥冬”和“汉麻”(hemp),不但具有药用价值,还能提升200万郊区小农民的经济收入。

曾任橡胶小园主发展局主席的扎希迪强调,“哥冬”和“汉麻”都是很有出口市场价值的农作物,因此呼吁政府追随泰国脚步,合法化这些农作物。

“根据记录,滥用哥冬叶的人只有区区2,000人”,他进一步表示:“我国将有大约200万郊区小农能够从中受惠(如果合法化哥冬和汉麻种植)。”

不过,问题来了,既然哥冬需求高,药用和市场价值,如果都像副部长说的那么高,为何我国还将它列为禁品?

接下来,就让《热点Hotspot》带你从简单的4件事,了解一下这个在我国具有争议性的传统药草——哥冬!

1. 民间“最佳传统药草”
普遍上,我国大部分民众都将哥冬视为毒品,但在泰国和北马一带的农民和渔民,相信哥冬叶在煮水后饮用有提神作用。此外,老一辈还认为,哥冬叶有助缓解背部疼痛、帮助产妇祛风、糖尿病患者降血糖等。

不过,必须强调的一点是,即便哥冬叶在坊间被视为“神药”、大受欢迎,但上述疗效均没有获得任何医学研究证明。

2. 哥冬叶的“灰色地带”
传统草药“疗效多元”固然是好事,但大马科研机构研究显示,哥冬叶一旦磨成粉,就拥有大麻或海洛英的麻醉成分。民众服用会就会产生“毒瘾”,也会破坏脑细胞。

对于买不起高昂毒品瘾君子而言,这个哥冬叶就有等同功效,促使该草药在坊间的需求量渐渐提升。加上种植容易,只要插枝半年后就可收割,也在北马一带吸引大量种植者,将收成的哥冬叶走私到邻国。


哥冬可以制成多种产品,其中将该草药熬成哥冬水(左)非法贩售的行径最为常见。

3. 贩卖哥冬叶“代价小”?
在《1952年毒药法令》中,哥冬叶因为含有帽柱木碱(Mitragynine)列为管制药物,禁止民众拥有、制造、生产、供应、售卖及进出口。即便如此,其也不属于《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管制的毒品,刑法较轻。

若民众受控非法种植或非法拥有哥冬叶,最高将面临4年监禁或罚款1万令吉上限,或者两者兼施。相较持有毒品面临的死刑刑罚,轻松许多。正因如此,哥冬叶在民间逐渐猖獗泛滥。

泰国在之前因为禁止种植哥冬树,促使我国种植业者大量走私到该国。2019年,哥冬叶在本地每公斤可售最高20令吉,但在泰国可卖出每公斤100令吉的好价格。

而去年的管制令时期,哥冬叶的走私价格更飙升至每公斤180令吉。

4. 种植哥冬叶,OK ?
根据报道,我国约有342.29英亩的哥冬园,当中吉兰丹和玻璃市就占了将近73%。

若哥冬叶视为非法药物,那么这些种植地当局又该如何处置?

吉打州总警长卡马鲁接受《每日新闻》访问时曾表示,警方不会对民众种植哥冬树采取行动,只是一旦发现其用途是不合法的,业者就会在《1952年毒药法令》被控。

顺带一提,前朝希盟政府有意修订《1952年毒药法令》,对付种植哥冬树的业者。但在“喜来登政变”,法令修订就不了了之。


尽管哥冬叶在我国坊间盛行一世纪之久,但却因为遭滥用,被当局列为“禁药”。

哥冬叶的收益可观,政府是否该放宽管制?
从传统草药到瘾君子的心头好,不单是我国,哥冬叶在国际的争议就不曾间断。

但从印尼的例子来说明,该国每月从加里曼丹的哥冬种植产业中,赚取至少1,000万令吉的收入。反观,若我国允许小园主种植哥冬树,每英亩至少会带来2万令吉的收益。

对此,扎希迪早在去年提议,为了缓解国内疫情带来的经济损失,政府应该将哥冬、甚至大麻种植合法化作为替代产业。他说:“印尼越南已经可以生产出符合欧洲需求的高品质哥冬,大马不该落后。”

如今,扎希迪再次提出这样的论点,然而,你是否认为哥冬产业应该合法化?政府是否真的有能力,在赚“哥冬钱”的同时,抑制国人对哥冬“需求”?


欢迎到我们的热点面子书来留言互动,说不定你会收获更多不同的想法!
浏览相关帖文》〉》点我

你可能感兴趣:
疫情严峻、晶片短缺 “一车难求”都怪大马?
60%大马人想移民 华裔离开意愿最高!
这里骑脚车都比开车快!因为这原因巴黎即日起限车速每小时30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