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实施严格的封控措施导致大塞港,国际物流因此陷入大混乱。作为和中国拥有紧密贸易往来的大马,自然无法避免上海大塞港所带来的巨大冲击。

此前,意大利热那亚航运代理协会就曾形容:俄乌战争的影响固然悲惨,但还是远远不如上海封锁导致大塞港的影响,中国港口的又一次拥堵,就意味着货运市场立刻出现新的紧张局势。

2021年全年进出口逾370万货柜
上海塞港巴生港口首当其冲

首相办公室经济主任沙里尔在接受网络媒体《The Vibes》的访问时坦言,中国至少27个城市全面或部分封锁,对马来西亚造成的影响非同小可,因为两国的双边贸易总额占马来西亚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八分之一。

因此,上海大塞港,大马最大的港口——巴生港口就首当其冲。



雪隆运输友好公会顾问林镇冶向《八点最热报》指出,巴生港每个星期都有超过50趟船次到上海港。

仅仅是今年1月和2月,从上海进口至巴生港的标准货柜单位,就有近36万个,去年全年的标准货柜单位更超过213万个。当中的进口商品包括玻璃器皿、食品、纸制品、家居用品、纺织品和电子产品等等。

而今年1月和2月,从巴生港出口到上海的标准货柜单位也有25万4千个,去年全年有超过157万个标准货柜单位。主要的出口商品是橡胶与橡胶产品、棕油与棕油产品、药剂产品、润滑油、木材产品等。

雪隆运输友好公会也警告,受到上海封控的影响,巴生港到上海港的所有货运往来都出现了延误,尤其是被列为1级至9级的危险货品和冷冻产品,统统暂时无法出口至上海港。

受上海大塞港影响
大马港口货物运输出现延误

中国上海马来西亚商会副会长许顺利和本地国际物流公司业者黄建伟受访时皆表示,上海大塞港让我国的贸易运输货物出现延误。

黄建伟透露,很多进口商的货物,比如消费品和一般批发的商品,因为船期延误而不得不延迟收货。

许顺利则表示,现在的问题是没有货柜,因此停在大马的货物也会受到影响。

上海大塞港犹如雪上加霜
沈士杰:物价飙涨再被注入毒针

另一方面,船务供应与运输商沈士杰指出,受到乌克兰战争和疫情的影响,物价原本就已经高居不下。如今上海实施封控和大塞港,无疑就是雪上加霜,为飙高的物价注入一剂“毒针”。

他指出,大马人需要吃喝用的东西,很多都是从中国进口,而大马出口到中国的货品也很多。行动管制令过后,物价已经涨过一轮,如今受到船期延误的影响,这些货品又再次起价。



沈士杰坦言,随着上海港口所蔓延到其他港口的塞港潮持续扩散,海运费已经难以回落到疫情之前的水平。因此,业者必须得承担高额的运输费用,或者把它转嫁给消费人。

中国出货量跌船位空
本地业者能从中受益?

黄建伟却认为,比起中国两年前从疫情解封之后海运费的顶峰来看,现阶段的海运费其实已经大幅下降了大约40%至50%,而且上海港口大堵塞其实对于我国本地业者来说,也并非完全没有好处。

他表示,由于中国是出口大国,因此基本上船务公司有70%的船位都停靠在中国。

他说,因为封控的缘故,造成当地的出货量下跌,船位也开始增多,而这时他们就会找东南亚来填补仓位。当船位变多,船务公司通常就会以价格战卖给所有的物流商、进口商家跟出口商家等等。

“上海解封后海运费或暴涨”
黄建伟:料掀起报复性出货
虽然上海塞港可以让我国占到一些好处,稳定本地的海运费,控制住疫情之后节节攀升的海运费,帮助业者降低一些成本,但黄建伟也担忧,上海结束封控恢复开放之后,海运费有可能会进一步飙涨。

他解释,上海届时很可能会掀起报复性出货和发货,导致第二波的运费上涨,再次重演2020年中国结束封城之后,运费暴涨的景象。

货柜滞留和拥堵情况将趋缓
许顺利:上海解封后供应链会正常化

虽然如此,许顺利却相信,只要上海开始复工复产后,将是原本混乱的全球供应链,迈向正常化的一大讯号。

他认为,上海的企业可以投入运作之后,货柜滞留和拥堵的现象就能够逐步得到缓和,这有助于避免市场供需关系失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