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180个国家中,我国2021年的贪污指数排第62名,连续两年下跌。联昌集团(CIMB)前主席的纳西尔认为,我国应效仿香港70年代实施的反贪政策,以先特赦再“格杀勿论”的方式打击国内贪污问题。

此言论遭到柔佛巫统署理主席诺嘉兹兰不满,更要纳西尔“闭嘴”。

“离反贪会远一点!”
诺嘉兹兰:纳西尔应该安静点

针对同是前首相纳吉胞弟的纳西尔6月3日发表上述言论,诺嘉兹兰向网络媒体《当今大马》指出,纳西尔应该“离反贪会远一点”。

诺嘉兹兰也讽刺,纳西尔是在国阵执政时期,才有机会上任。他认为,纳西尔应该对外保持安静,因为他在国阵执政之下才有机会成为企业人物。

“纳西尔也卷入一马贪污案件,但他没有受到希盟或国盟政府的指控。就让反贪会不受任何干扰地执行任务吧。”


大马反贪制度已很好?
同时,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主席(TI-M)莫哈末莫汉认为,这项政策并不符合我大马国情。


莫哈末莫汉昨天(6月5日)向“Rasuah Busters”(贪污克星)反贪运动表示,我国的反贪政策已经很好了,只是需要加强执法力度。

“我们必须明白,这项制度是为了70年代的香港而设立的,因为腐败在当时的警队中非常普遍,而且还涉及黑帮。”

“所以他们在正式执法之前,有一段特赦期。但在大马,我们仍在实行法律和司法制度,所以维持现行的制度是好的,但可以收紧法律。”

指法律提供罪犯太多空间
莫哈末莫汉:上诉期间应强制关押

对于大马是否应该对贪污犯处以死刑,莫哈末莫汉表示,这种惩罚不适合在我国实施。

“我不认同实施绞刑,这不适合作为对贪污犯的惩罚。不过,现有的反贿赂法可以被细分或收紧,比如被法庭判决贪污罪的犯人,即使在上诉期间也必须强制收押。

他补充道,特别是涉及公共利益的腐败案件。

“当他们(贪污犯)被初级法庭判决罪成,即使他们的案件正在上诉,也应该充公他们的财产。这样将立即产生影响。”

“现有的法律为被判有罪的贪污犯提供了四处游荡的空间,并让人民对大马的反贿赂法律产生负面看法。”

打击贪腐造成警廉冲突
港督同意颁布局部特赦令

由于1960年代至70年代的香港警队贪腐严重,对政府形象造成严重打击,时任香港总督麦理浩在1974年决定成立“总督特派廉政专员公署”,取代警务处的反贪污部,杜绝警队“自己人查自己人”,以及警队互相包庇贪污恶行。

反贪污调查展开后,揭发警队大量贪污并进行追缉,结果引起警队不满。

1977年警廉爆发首次冲突,警务人员冲入廉政公署总部大肆捣乱及殴打廉署职员,并威胁将行动升级。

为了平息此次的暴力冲突,麦理浩于同年11月同意颁布局部特赦令。除了已经被审问、正被通缉和身在海外的人士,于1977年1月1日以前所有涉嫌贪污而未被检控的公职人员几乎全部获得特赦。

麦理浩也向立法局强调有关特赦令只此一次,表明之后不会再作出任何让步。

在颁布局部特赦令后,虽然瞬间平息了警队内部的不满情绪,但香港市民认为做法如同纵容警队贪赃枉法。

不过,随着廉政公署积极打击贪污,使香港公务员猖獗的渎职行为随之收敛,社会风气也渐渐走向廉洁。


==============================

看更多: 神舟十四号成功发射 势要打造中国首个太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