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真”(Halal)—— 这个在马来西亚无人不晓的概念,这些年却也在这个多元社会中,衍生出连串争议。从多年前的“清真购物车”、禁办德国啤酒节、贸消部取缔猪毛刷、清真店禁展示“圣诞快乐”蛋糕等,个个都与“清真”概念脱离不了关系,打着“清真”旗号的争议事件,直到今年仍持续上演中。

你记得今年发生过哪些争议事件吗?让《热点Hotspot》带你回顾2021年发生的5大清真争议事件。

事件1:限售酒风波,连水灾都是酒厂的错?
来自伊党的吉打州务大臣沙努西11月14日宣布,吉打地方政府将限制售酒,尤其在穆斯林较少及没有需求的郊区,如锡县。同时也禁止没有执照的商店公开卖酒。

另一方面,吉隆坡市政局(DBKL)早在去年宣布,今年10月1日起,吉隆坡的杂货店、便利店及传统中药行禁止售卖烈酒,且限时销售啤酒或药酒,即7AM至9PM。不过此禁令展延1个月,直到11月才开始实施。



然而,联邦直辖区部长沙希淡11月底曾预告,12月2日的国会将公布隆市烈酒禁令的最新议决。截至今天,此事仍没有明确进展,隆市禁售烈酒一事不了了之。

近日雪兰莪莎亚南发生百年严重水灾,一名传教士把原因归咎于酒厂,认为因为该区设有酒厂,因此遭天谴。著名人权律师西蒂卡欣痛批,水灾是全球暖化所致,纯属科学和人为因素。

事件2:吉打禁赌!伊党欲打造“零赌博”州
伊党执政的吉打一夜成了“零赌博”州属,州大臣沙努西11月14日宣布,州政府从明年开始,停止发放及更新博彩中心的商业执照。

此举引来一众朝野非巫裔政党纷纷谴责,包括炮火最猛烈的行动党,以及马华、民政党及国大党。而沙努西一句“要买博彩,就去槟城买”,引发槟城宗教司旺沙林不满,更批评此言论有辱槟州穆斯林机构。



虽然伊党玻璃市州议员莫哈末苏克里敦促州政府,应效仿吉打拒绝禁赌,不过以巫统为首的玻州政府表明无意采取进一步行动。

事件3:威士忌Timah撞名Fatimah?掀起一场改名风波
国产威士忌Timah享誉国际,今年10月却因为Timah的名字和酒瓶设计,引人“遐想”。尽管生产商10月15日已经发文告解释,但Timah争议持续延烧一个多月。

伊党、巫裔议员及非政府组织质疑,Timah名字涉嫌侮辱伊斯兰教,与伊斯兰先知穆哈默德的女儿名字法蒂玛(Fatimah)相似,而酒瓶设计使用穆斯林男性肖像。其中,公正党冬牙峇株国会议员罗思娜表示:“当我们喝这威士忌(Timah)时,就像是在喝‘马来女性’。”



敌不过各方压力,生产商随后妥协,决定更名和修改酒瓶上的“胡须男”图案。眼见风波已稍微平息,但有部分网民却在网上发起联署,支持Timah保留原有的名称以及包装。

最终政府在11月16日批准Timah无需改名,但必须在酒瓶注解Timah的意思,这场风波才圆满结束。

相关新闻:Timah威士忌争议4大重点

事件4:宁饿死也不吃?锡克庙赈灾食物被指不清真
巴生谷本月遭遇大水灾重创,雪州八打灵再也的锡克庙(Gurdwara Sahib)热心为灾黎烹煮免费餐点,却意外卷入“清真风波”。

原本暖心之举获得大部分网民赞同转发,不料却有部分网民开始质疑,非穆斯林所准备的食物是否清真?甚至有人留言:“如果食物不清真,宁可饿死。”

前首相署宗教事务部长祖基菲里推文保证,只要非巫裔烹煮的食物不含屠宰物,就不是问题,而锡克族是素食者,因此不存在清真课题。他还受邀拜访锡克庙,感谢锡克族热心帮忙。


祖基菲里收到锡克庙邀请,前往探访赈灾行动。

事件5:基督教会支票不清真?伊斯兰银行拒收
连支票也分清真与不清真?一家基督教会欲捐赠RM1,500给芙蓉华济公会义山美化小组。伊斯兰社会义务银行(Bank Muamalat)银行12月23日却以“不清真”(tak halal)为由,二度拒收支票。

该银行业务主管12月27日召开记者会,强调事件为技术问题,纯属误会。他解释,银行第1次拒收是因为技术性问题,该支票收款人的名称与系统内的登记名称有出入,因此职员才通知相关人士前往银行厘清。

而第2次进账时,只要厘清相关资料,银行总部一般上不会有其他问题,相信是有关职员在接洽方面出现误解。



今年12月,除了“支票不清真”事件,还发生一起“印有啤酒名的玻璃杯不清真”事件。一名巫裔男子透露,他家曾经以印有皇帽啤酒(Carlsberg)名字的全新·玻璃杯招待客人,却被客人大骂不清真。由于家境贫穷,他们家唯有继续使用家中仅有的杯子。

大马迈向“伊斯兰化”?
虽然“清真”争议老调重弹,但近年来,清真争议逐渐从食品类,延伸至其他生活领域,不少非巫裔开始感受到日常生活受影响。

民兴党主席沙菲益认为,巫统为了争取马来人支持,如今行为比伊党更“伊斯兰化”。而行动党副秘书长倪可敏则表示,近期政府政策不仅走向伊斯兰化,甚至越来越像阿富汗塔利班所推行的政策,令国人深感担忧。

虽然首相伊斯迈沙比里上任后,极力推广“大马一家”概念,但政府的政策不免让人担忧,我国会否渐渐走上“伊斯兰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