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第二份财政预算案 ,政府继续开大水喉,提呈总开销高达3321亿令吉的财政预算案,创下史上最高的开销纪录。

有评论指出,虽然这份2022年的财政预算案开销提高,但却没有突出任何措施或策略,避免我国迫在眉睫的预算危机,因此恐难以解决未来3至5年内,政府将面临的财务问题。

中期收入仅占GDP 13.9%
未来3-5年预算危机难解?

评论还指出,我国目前的中期总收入,只占了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3.9%,而当中45%的行政开销,已被用来支付各项收费以及费用,这意味着政府在未来用来开销、投资和影响国家经济走向的资金将大大减少。

更令人担忧的是,政府在预算案中用来偿还债务的比例,预料从2018年的13.2%,增加到2022年的18.5%,因此政府向社会援助、供应和服务、津贴和其他开销提供的拨款,也已经大为减少。

应付国家中期财政赤字
财长:政府有能力还债

为了让政府有更多空间承担中期财政赤字,财政部长扎夫鲁日前在接受《Astro Awani》特别访问时指出,政府将法定债务上限,从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0%调高到65%,以提供政府空间,为中期的预算赤字融资和资助第12大马计划。

扎夫鲁说,虽然法定债务上限上调,但更重要的是,政府依然有偿还债务的能力。他认为,政府最重要的责任是确保财务稳定,并且有能力在危机中采取应对措施。

财政赤字最终或引危机
外资对我国印象大打折扣

不过,鑫资金投资创办人张国林在接受《八点最热报》的访问时表示,尽管受疫情影响,财政赤字到6-7%还能勉强接受,但长期维持下去,政府砸钱的举措无疑会增加国家财政赤字,进一步影响外资,而国际信贷评级也会被调低。

“如果年复一年这样的话,最终肯定会有一些危机,因为你不能永远这样支撑着。”




财政赤字高达9580亿
“开销都用作偿还利息”

至于亚企理财中心税务与财务咨询总监蔡兆源则认为,我国已经历长达25年、高达9580亿的财政赤字,因此财政空间是非常有限的,因为国家的开销都用来偿还债务利息了。

“从2012年到2021年,马来西亚的债务本身就是9580亿,在过去10年已翻了一倍,这导致我们每年的收入,在开销里,有436亿是要用来支付贷款的利息。”




其他国家债务水平更高
日本债务并无引爆危机

不过,大马经济研究员肖赛子却认为,虽然我国开销增加,但债务上限调高后,不会造成预算危机。

她指出,跟大马同等国际信用评级的其他国家,他们的债务水平比我国还要来得高。同时她也以日本为例子。日本从70年代开始债务规模便不断扩大,但至今为止都没有爆发债务危机。



为避免财政赤字再上升
应以“不变应万变”执行财案

那要如何在不增加开销与财政赤字的情况下,运用财政预算?肖赛子认为,在执行预算案上,政府应以“不变应万变”,把钱花在刀口上,并且有效地监管和调控预算。

她指出,在执行财政预算过程中,政府必须采取灵活调配机制,根据不同的内部与外部情况变化,并在不同的部门或不同领域之间,做出灵活的调整,以满足当下时局最大的需求。

而蔡兆源则认为,政府应更严谨地管理财务,正如扎夫鲁在这次的财政预算案上说的,政府要推出一个财政问责法令。

政府在这个法令之下,要确保可以监督整个国家财政是如何使用的、人民缴付的税务是用在了哪里,以及避免发生更多用钱不当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