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虽然没有被列为性旅游景点,但随着国内对性服务的需求崛起,加上每晚丰厚的报酬,我国成为了性工作者的其中一个“就业”目的地。

性工作者全为自愿
多数“藏身”于按摩院和娱乐场所

移民局总监凯鲁(Khairul Dzaimee Daud)接受《阳光日报》专访时透露,警方截至今年8月5日进行了39次突击检查,在按摩院和娱乐场所一共捕获89名外籍移工和12名雇主。

去年2020年更一共岛破了253间涉及卖淫活动的按摩院和娱乐场所,逮捕了1,197外籍移工和73名雇主。

“大部分卖淫活动具‘本地性’,没有涉及国际链。根据警方的调查,所有涉及卖淫的外籍移工没有被囚禁的迹象,他们纯粹被丰厚且无止尽的报酬所吸引。”


每晚小费至少300令吉
性工作者也有分级别

根据移民局总监的说法,涉及卖淫活动的外籍性工作者有级别之分,他们每晚平均可赚取高达300到500令吉的小费,粗略估计每个月可赚高达5千到1万令吉。

“这只是根据普通样貌所提供的基本报酬,年轻貌美的外籍性工作者,一般可以赚得更多。”

据知,这批外籍性工作者也有分等级,A等级的女性一晚至少可以赚取700到800令吉,报酬也会随着其他要求而增加,每个月至少1.2万至1.5万令吉进帐不是问题。

中国籍性工作者最“抢手”?
根据移民局过往捣破的卖淫活动记录,来自中国的外籍人士最多!

按照国内“需求量喜好”排名,在中国之后的就是泰国、印尼、越南和菲律宾。至于一小部分来自孟加拉的外籍性工作者,则主要服务“同胞”。

这些外籍性工作者怎么入境大马的?
移民局总监表示,由于大部分外籍性工作者都是采取“正规管道”入境,例如凭探访或是旅游签证入境。因此,他们可以靠这些“合法文件”,顺利通过国内各个海陆空管道入境大马。

“多数持旅游签证的外籍人士,都会‘善用’机会,在30天内从事卖淫活动。只要一天没被识破,他们都会重复伎俩,在2个月内多次往返大马和原籍国。”

尽管如此,我国移民局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自有一套方法追踪通过类似途径入境的外籍人士,包括:
移民局相信,可以多次逃过法眼的外籍性工作者,虽然无法证明是“被逼的”,但肯定的是,他们背后有专业的集团负责操纵和策划,甚至提供他们“一条龙服务”,如包揽所有衣食住行等费用。

“有些业者预先准备好秘密通道或房间,当警方进行突击检查时,可以马上让非法的性工作者避难,甚至提供他们逃跑的管道和路线。”

在大马《刑事法典》

卖淫相关行为皆犯法你可能感兴趣:
理发都能用比特币付钱?贫穷效果的大胆试验!许多新兴国家跃跃欲试
泰国“陆地桥”若建成 或削弱马六甲海峡优势?
从抢厕纸到抢房! 手捧现金买房成趋势 疫情下全球房价如吃了“类固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