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秀凤这个名字,这几天成了各大媒体报导的焦点。她是一名已经离婚,拥有3个孩子的母亲,然而她这三名未成年的孩子,在未经过她作为母亲的同意下,被改信奉伊斯兰,而现在他们正由玻璃市宗教局监管,因此引起了各界哗然。



罗秀凤与孩子失联3年
离婚后前夫带孩子改信伊斯兰

事情要从3年前说起,2019年罗秀凤和印裔丈夫离婚了,丈夫却不知什么原因带走3名孩子,并一同失去联系。

尽管后来法庭判定,罗秀凤获得了3名孩子的监护权,但她直到最近才发现,孩子已经跟随前夫一同改信伊斯兰教,而前夫也因为吸毒而被判坐牢,留下的3名孩子则交由交由玻璃市宗教局看管。

被父亲和宗教局影响?
“若跟母亲回家,父亲会自杀”

罗秀凤
得知孩子下落后,就不断找机会前往探访孩子,但不断被当局以各种理由阻止。据说,孩子甚至表明自己已经是穆斯林,不想要离开,因为如果他们跟随母亲的话,他们说父亲会因此自杀。

但罗秀凤怀疑是前夫和宗教局人员,影响孩子做出这项决定。她在接受《八点最热报》访问时也表示,孩子这些年来就被其他人误导,说是母亲抛弃了他们,因此一开始是在闹脾气,如今孩子已经愿意跟她回家了。



玻璃市早在2016已修法
阿斯里:父母单方面为孩子改教没错

对于外界的批评,玻璃市宗教局阿斯里昨天就在面子书直播上承认,罗秀凤孩子改教的确是父亲单方面的决定。但他坚称这么做,并没有触犯法律。他搬出玻璃市州法律表示,玻璃市州议会在2016年已经修改伊斯兰法案,让未满18岁的孩子改教,只需要得到父母亲其中一方的同意。而更何况这些孩子早在父亲改教前,就想皈依伊斯兰教了。



州宪法不能凌驾于联邦法院
杨映波:可视为藐视法庭裁决

不过,前律师公会主席杨映波接受访问时就反驳, 2018年英迪拉孩子改教案,当时联邦法院已经做出了标杆性的裁决,那就是任何未满18岁的儿童要改教,必须要有父母亲双方的同意才能进行。他指出,州宪法的任何法案都不能凌驾于最高法院的判决,否则这可被视为藐视法庭的裁决。



对于阿斯里指孩子们是自愿改教的说法,罗秀凤也反驳说当时孩子只有8岁和12岁,更本没有判断能力,也只懂得言听计从。而如今无论他面临再大的刁难,都会力争到底,让孩子和她能够再度团聚。



儿童法令规定须由父母双方决定
杨映波:“自愿改教”说法站不住脚

杨映波受访时也指出,我国《2001年儿童法令》明文规定,18岁以下的儿童在重大事件上,包括教育、医疗、宗教等,都必须要得到父母双方的决定,以避免孩子因为受到外界影响,而做出不理智的决定。因此杨映波说,阿斯里指罗秀凤孩子是自愿皈依伊斯兰教的说法,在法律上根本无法成立,因为罗秀凤本身并没有赞同前夫让孩子改教的决定。

另外,五大宗教理事会也反驳阿斯里“自愿改教”的说法。该组织今天发文告指出,既然联邦法院已在2018年,针对英迪拉孩子改教案作出标杆性裁决,也就是未成年儿童改教必须由父母双方同意,那么玻璃市宗教局自然也受到联邦宪法的约束。他们因此促请玻璃市宗教局取消孩子改信伊斯兰的决定,并将三名孩子交回给罗秀凤,以平息这场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