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在上周六(12月18日)举行的砂拉越州选举中气势如虹,一举拿下82议席中的76席,反观州内在野阵营溃不成军。有分析指,GPS胜选无疑是为自己增添与中央政府的谈判筹码。

脱离国阵后州选狂胜
GPS未来在中央举足轻重

由原任砂拉越首长阿邦佐哈里首次领军的砂拉越政党联盟GPS横扫76州议席,不但以超过2/3的优势执政,还超越前首长阿德南时代的72席。政治分析相信,未来不管由哪个联盟执政中央,GPS都将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占有一席之地。



不只赢还大胜
“GPS在砂地位 超越巫统当年一党独大”

政治学者黄进发在接受《八点最热报》访问时表示,以数据分析GPS在64个选区中,赢得过半支持。就算反对党联手合作,集中选票单挑GPS,要取得2/3的优势,对GPS来说并非难事。


对阿邦佐哈里领导的“公投”
澳洲塔斯马尼亚大学亚洲研究所主任詹运豪则认为,本届砂州选举更像是对阿邦佐哈里的一次公投。而砂州选民也以选票证明,在阿邦佐哈里带领下的GPS,脱离国阵改走本土政党的路线非常奏效,也符合砂拉越人民的期望。

因此他预测,目前拥有19个国会议席的GPS有望延续这股大胜气势,在下届大选,斩获更多国会议席。

疫情受限?无法掌握多重资源?
反对党在砂州选溃不成军

不过相比之下,在本届州选举中,一众在野党是溃不成军,只有砂拉越团结党PSB和希盟火箭,赢得4席和2席。

黄进发认为,在野党之所以输得那么惨,其中原因包括,砂州选民想要看到具体结果,认为在野党在无法获得中央资源的情况下,赢了也没任何好处。

尤其在野党难以在短期内赢得中央或州政权,在没钱没拨款的情况下,想要推动选区发展,谈何容易。

詹运豪表示,原任执政党GPS手握多重资源,包括政府机器,掌控庞大资金,占尽巨大优势。而受到疫情影响,候选人处处受到限制。在禁止实体演讲、不能接触选民拉近距离等诸多限制下,在野党必定处于下风。

两位政治评论员认为,砂拉越州内在野党一盘散沙,再加上投票率偏低,在上演多角战的情况下,让GPS从中获益。虽然无法改变GPS赢得2/3的优势,但若反对党(PSB和希盟)达成协议,或有望攻下13州席。



无论如何,GPS靠着“自主权”的旗号,赢得76议席,已经向西马半岛政党释放出明确消息。

州选狂胜奠定自身地位
其他政党或需向GPS磕头

詹运豪表示,砂拉越不再属于西马政治联盟的“定存 fixed deposit”,第15届大选后,任何政党想要取得砂拉越的支持,就不得不和GPS协商。



不过,58年来不曾换过政府的砂拉越,如今继续由GPS独霸政权,黄进发指,长期让一党在一个州占据主导地位,容易造成专权和贪腐。

他说,唯有推动全国性分权,确保在野党能扮演有效制衡与监督的角色,打破州一党独大,民主才有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