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拉尼鲁斯国会议员凯鲁丁周一(3月14日)宣布退出伊党后,继续大爆料。他指出,当初伊党加入国盟,完全是党主席哈迪阿旺一个人的主意,甚至没有按照党章行事。同时,凯鲁丁也爆料,他曾经被一名党内的大长老出卖,结果导致他遭到党对付。

伊党加入国盟未按照党程序
凯鲁丁昨晚(3月15日)接受《马新社》电视台访问时指出,当初设立国盟,并没有按照党章行事,也没有交由党中委会等机制通过,只是哈迪阿旺自己签署信件,然后咨询两到三个人而已。

“设立国盟的同意书并没有带到中央常委会,没有提呈文件给伊党中委会,也没有提交到长老会,以便按照伊斯兰教义审议,一切还没经过同意,就获得批准了。”

凯鲁丁续称,这是错误的例子,这件事之所以没传出去,是因为他们党内部自己压了下来,然后纠正。

其实,国盟的设立非常仓促,2020年2月24日希盟政府垮台,土团党主席慕尤丁为了接管政权而草率创立。

设立国谐跟足程序
不过,凯鲁丁表示,伊党和巫统同组国民和谐阵线时,情况有所不同。

他透露,当时党的决议经过严峻的程序,从伊党中委会的草案开始,之后带到长老会,一切都按照党章第26 (9)(K)条文。

凯鲁丁指出,之后长老会通过了,两度提呈到2018年及2019年的党大会,最终同意设立国谐。

“国谐的草案提交到伊党中央工委会、长老会,然后又提呈到中央,再修改草案,接着重新提呈到基层,然后在2019年9月14日,于伊党党员和领袖面前签署协议。”

“这是按党程序办事的例子,但是(组建)国盟是怎样的?这就是问题所在。”

爆料遭大长老出卖
针对伊党大长老哈欣耶欣早前说,凯鲁丁曾经答应不会退党,并会向后者了解退党原因,凯鲁丁受访时坦言,其实他与哈欣耶欣之间发生了一些事,让他感到很遗憾。

凯鲁丁续说,他曾私下向哈欣耶欣投诉党内的问题,但后者却将这些事泄露出去,导致凯鲁丁遭到党对付,被排挤出领导阵容。

“我向大长老投诉,那是秘书向上头的投诉,但是投诉遭泄露出去,以致我遭受谩骂。”

“但那已经过去,最重要的是,我身为党员已经尽了领袖的责任,利用既有的管道(反映问题),但最终我被挤出领导层。”

凯鲁丁表示,因为这样他选择结束在党内的领袖职务,从今以后不用再遭受内部批评。

凯鲁丁退党乃冲动
“将向他理清原因”

另外,哈欣耶新接受《马来前锋报》的访问时指出,他对凯鲁丁退党的决定感到很难过,并认为凯鲁丁是一时冲动,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不过,哈欣耶欣还是会尊重凯鲁丁的决定,同时要伊党必须接受事实,或许有一天凯鲁丁会回心转意,回到伊党身边。

“在之前伊党宗教司协商理事会的会议上,他(凯鲁丁)没有给出任何离开伊党的信号,只是宣布会辞去该理事会秘书的职务。他(凯鲁丁)要离开伊党的确令人震惊,因为我们并没有解雇他。”

无论如何,这名伊党大长老表示,他们将会寻求凯鲁丁,就他的退党申请做出解释。

不排除有朝一日回到伊党身边
虽然已经向伊党提呈辞职信,但凯鲁丁接受电视访问时透露,他不排除在完成对党的训斥后,会再回到伊党怀抱。

“我的退出是暂时的,出于特定目的,如果领导人欢迎我回来,我将返回伊党。”

凯鲁丁坦言,他别无选择,只能留在党外,以便迫使领导人妥善管理伊党,否则可能危及党的未来,尤其是下一届大选。

此外,他也表明依然心系伊党,所以不会跳槽到巫统,同时强调不会辞去国会议员职务,并将服务至任期届满。

==========​==========​==========

看更多:拉菲兹重回政坛 批希盟为掌权迷恋“结盟” 失去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