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2020年,吉打州政府尚拖欠联邦政府高达26亿6,200万令吉的债款,不过仍比2019年减少了1.1%。

2020年开销比税收大
吉打州入不敷出?

根据《2020年总稽查司报告》,吉打之所以拖欠巨款的原因,主要是因为该州借贷来进行州内的水供工程,还有该州发展机构需要资金来推动各项发展计划,包括兴建人民组屋计划。

不过截至2020年杪,吉打州的储备金有3亿5,708万令吉,比2019年则增加了11.4%,即3,660万令吉。

值得一提的是,吉打在2020年的全年税收只有5亿6,066万令吉,同比2019年的7亿7,826万令吉,少了28%,但开销却高达6亿1,507万令吉,入不敷出。

受疫情冲击收入减少
吉打娱乐收入下挫72.3%

受到疫情的冲击,戏院停止营运,导致吉打州政府2020年的娱乐税收只得288万令吉,比起2019年的1,039万令吉,少了整整751万令吉,下挫72.3%。

同时报告显示,相较起2019年,吉打各县土地局在2020年被拖欠的地税也增加了1,290万令吉,达到1亿2,942万令吉。

至于土地保证金收入方面,由于工程无法施工,因此发展商也暂缓或没有缴付保证金,导致州政府只成功收取4,551万令吉收入,与2019年的7,672万令吉差距甚远。

尽管如此,该报告赞扬,吉打州的2020年财务报告,反映州政府实际的经济状况,而账目记录更新管理也处理得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