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热什么—— 带你追踪了解网络当红现象,热门话题讨论不落人后

我国迈入后疫情时代,经济及社交活动恢复迅速,自开斋节以来全国各地涌现车龙。挥之不去的塞车问题,再次成为全马人的噩梦。政府此时出策兴建3条新高速大道,以缓解巴生谷交通拥堵问题,却遭到外界质疑。

同一时间,推特上一则写着“再多一条车道,就能解决所有问题”的热门推文,引起国内外网民热烈讨论,还标记各国政府和交通部。

究竟兴建新大道或扩建车道,真的能缓解塞车吗?本期“网络热什么”带你从国外例子回看大马,以及大马该如何从根源上解决塞车问题。

塞车推文引全球共鸣
网民标记各国交通部

一名外国网民@Tjdriii在5月29日分享一张高速大道车龙的图片,借此讽刺美国的塞车问题,配上文字:“我向兄弟保证,再多一条车道,就能解决所有问题… 拜托了兄弟,真的只需要再多一条车道。”

其实这是一张旧图,图中的地点是美国德州休斯顿的凯蒂高速公路(Katy Freeway),其最宽的路段拥有26条车道,也是全世界最宽的高速公路之一,曾被外媒《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评为 “生前必去的11处疯狂公路”。

截至截稿时间,这则推文获得超过114,000人点赞、14,600万次转发和400个留言。转发和留言的网民来自世界各地,包括美国其他地区、英国、肯亚、印度、菲律宾等。



大马网民也标记工程部、工程部高级部长法迪拉和首相依斯迈沙比里。


不少网民认为,扩建大道并无法从根源解决塞车问题,反而导致越来越多人选择开车。一些网民则建议,使用铁路才能有效缓解交通状况。



其实“兄弟,只需再多一条车道”(just one more lane bro)早在前几年开始流行,不少网民还制作塞车的视频,讽刺政府以为扩建道路就能解决塞车问题。


@cashmoneybm The reality of living in California #california #traffic #fyp #foryourpage #foryou ♬ original sound - Matt


外国如何解决塞车问题?

大马油价低廉、汽车贷款利息低还可以选择国产车,因此“一人一车”是很常见的现象,拥车率位居全东南亚第一。反观外国为了鼓励民众搭乘公共交通,祭出许多政策限制车流量。尤其邻国新加坡的昂贵拥车证(COE)最为广为人知。

从90年代开始,新加坡为了控制车流量以解决交通拥堵及,要求民众在购买新车前,必须竞标为期10年的拥车证,而拥车证成本可能高于车价。根据今年5月竞标价格,一般小型汽车(A组)拥车证要价约224万770令吉(新币6万8,699元)。


在新加坡,红色车牌仅限在非高峰或周末时段行驶。


在中国,以北上广深为首的一线城市也有汽车限购政策,以“限牌令”限制当地民众购买车辆,以缓解大城市的拥堵问题。

新加坡、英国伦敦、瑞典斯德哥尔摩、挪威奥斯陆、意大利米兰等城市征收“交通拥堵费”;墨西哥城以车牌尾数决定当天上路车辆;德国小城菲斯登布克(Fürstenfeldbruck)免费提供再生能源巴士,以及与巴士同等价的区域性德士,成功减少当地人购车的意愿。

希盟也曾在执政时期,提出收购雪隆区4条高速大道,并以拥堵费取代过路费。惟后来发生喜来登政变,该政策随着希盟倒台而不了了之。

不过,交通部长魏家祥今年3月也表示,一旦巴生谷有完善的交通网络,政府考虑在2030年效仿国际大城市,实行交通拥堵费。


兴建大道无法解决塞车问题
专家:改善公交系统才是解方

对于我国政府决定在巴生谷兴建3条大道,专家们直言此举根本无法缓解拥堵状况。

资深交通顾问罗斯里阿扎汉(Rosli Azad Khan)向《自由今日大马》表示,巴生谷已经有太多高速大道,政府应该加强和解决公共交通系统第一哩和最后一哩路的问题

他指出,巴生谷地区的交通系统主要为汽车设计,因此必须全面改造城市地区的道路布局,纳入电动滑板车(e-scooter)和其他个性化交通方式

相关新闻:国内注册车辆高达3,300魏家祥:车数量与人口一样多

而城市土地运用兼交通规划专家吴木炎则认为,增建高速大道反而会加剧民众对公共交通的抵制,唯有改善公共交通系统,才能节制私家车的车流量。

他在接受《中国报》采访时提出建议,促政府设立城市中心收费站、增加停车场泊车费,并取消燃油补贴,改为公共交通提供补贴,确保公交费更低,才能达致双赢局面。



而近日遭到交通部禁止上路的微型交通工具,或许是“最后一里路”的解决方案之一。

整理:谭嘉欣


==============================

看更多: 塞车情况越来越糟糕! 魏家祥:注册车辆和全马人口一样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