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料持续闹印尼女佣荒?印尼驻马大使赫莫诺透露,至今只有10名印尼女佣完成申请程序,准备前来马来西亚工作。

印尼不再输入帮佣到大马
“他们经常被拖薪和受虐”

他在接受《星报》访问时坦言,印尼已不太热衷于输入女佣到马来西亚。

“这是因为印尼女佣在大马面临许多问题,包括拖薪和受虐等等。”

赫莫诺补充,除了大马,印尼也决定不再向中东提供女佣,惟尚未决定最后期限。

另外,针对早前有报导称,第一批女佣将在5月31日抵马,却在当天临时喊停一事,赫莫诺解释,由于这些女佣还需要经过培训,因此预计等到7月中旬才会来马。

说好的10万仅来10人
大马人被迫从“黑市”聘女佣

说好的10万印尼帮佣,最后只有10人抵达。不少深陷女佣荒的绝望大马人只能通过“非官方管道”来解决他们的问题。

根据《星报》报道,一位自称为 Zara的公务员表示,她的女佣在6月4日逃跑后,她便一直忙于照顾自己的四个孩子,包括两个幼童。

在比较各个选项后,Zara最终选择了一家在面子书打广告的自由职业机构,而对方承诺只需等待一个月就能雇佣到女佣。

“与收取1万5,000令吉的注册机构相比,这个附加工作许可证的价格相对便宜,只要8,000令吉。”

她指出,这名女佣将持旅游签证入境,并会在抵达后30天内,于线上申请女佣系统(System Maid Online)上注册。

与此同时,28岁的Aulia也因为迫切需要一个女佣,而在过去三个月努力寻找各种管道。

最终,这位企业家通过面子书聘请了一名女佣,因为她害怕被自由职业者机构欺骗。

“我身体不是很好,所以需要有人照顾我的两个孩子。如果女佣工作勤奋,并待了一段时间,那我会考虑为她申请工作许可证。”

报道也指出,一位不愿具名的开发部门员工表示,他需要一名女佣来照顾年迈的母亲,并通过本地中介成功聘请了一名。

“这是偶然的。我很绝望,而这个机构恰好有一个女佣刚到,所以他们把她送了过来,开始为我工作。”

吁民众停止私下聘女佣
人力部长:他们已开始抵达

随着《星报》释出这篇报道,人力资源部长沙拉瓦南也出来呼吁大马人,停止通过“非官方渠道”雇用印尼女佣,因为已经有女佣抵达我国。

“帮佣已开始抵达,雇主不再需要绝望,我们不应该鼓励雇主这样做。”

马印401签署备忘录
帮佣可享有年假等福利

我国与印尼在4月1日签署了“大马聘雇和保护印尼家庭帮佣备忘录”。

随后,人力资源部长沙拉瓦南在4月12日指出,我国预计在开斋节后引进1万名印尼女佣入境。

根据协议,女佣可享有周假和年假、拥有沟通的权利,以及可通过在线系统提出投诉。

与此同时,该协议也同意,雇主或机构将不再能扣留女佣的护照,并且限制每户不超过六人的家庭,只能聘请一名女佣。

==============================
看更多:若印女佣最低薪金1500令吉 符永辉:雇主每月需负担2825令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