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大马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心(Malaysia Center for 4IR)的调查,我国约有19%从事零工经济的人,计划长期打零工谋生,而且多数零工工人持大学文凭或更高的学历。

445万零工大军
劳动力市场占比日益扩大

“这个问题需要有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尽管只有 19% 的零工工作者计划将其作为长期职业,但它代表了劳动力的很大一部分。”

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心负责人法比安(Fabian Bigar)昨天在4IR中心成立一周年庆典上发布题为《零工工人想要什么》的白皮书后,如是表示。

在大马,零工经济已成为我国劳动力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从事零工经济者预计已达到445万人,占劳动力的26.5%。这块产业区块在新冠疫情前的人数并不多,但在疫情时代来临,打零工或进入自由职业的人士越来越多。

25至34岁群体爱打零工
法比安透露,调查发现,无论是否基于平台,人们都被各种类型的零工工作所吸引,因为零工提供了灵活且容易获得额外收入的机会。

“近 80% 的零工工人年龄在 25 岁及以上,其中很大一部分年龄在 25 至 34 岁之间。此外,60% 的人拥有文凭或更高学位。

70%人打零工赚额外收入
法比安说,调查也发现,70%的零工工人本身都有正职,因此零工只是他们的兼职,而从中赚得的薪资,仅占零工工人总收入的37%。

“这意味着,它(零工)是一种额外的收入来源,而非主要收入来源。”

法比安表示,新发布的白皮书旨在为政府和平台提供商提供见解和指引,以优化零工经济,并且为零工群体提供更好的社会保障。

根据法比安,上述调查于由是国际民调机构益普索(Ipsos)和世界经济论坛合作下推动,并从今年年初开始进行,历时近五个月,调查对象包括来自全国各地的 1,500 名零工工人。

大马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心(Malaysia Center for 4IR),是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生态系统中一个独立中心,专注于数码转型与数字政府以及能源转型等两个优先事项。

零工经济不仅是打零工
也包括自雇人士

零工经济不仅涉及电召车或送餐员,同时还包括高技能和专业工作,例如按服务收费的私人医疗从业者、律师、导师、学者、会计师,及科技业的网站设计师、内容开发者、应用程式创建者、编码员和编程专家。自雇人士透过承接短期工作的经济模式,也属于零工经济范围。

政府将于来临7月在国会提呈一项有关零工经济委员会法案。


==============================
看更多: 日本“食人菌”大流行 病例创新高致死率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