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贪会主席阿占巴基重申,反贪会并没有沦为政治工具,并透露反贪会也调查过一名现任部长,但因为证据不足没进行提控。

否认成为政府打压在野党工具
“反贪会也调查在任部长”

阿占巴基接受《新海峡时报》的谈话节目时被询及,反贪会给人一种是政府打压在野党的工具的印象时,他以不点名的方式回应称,反贪会也曾对一名在任部长展开调查。

“在当今的首相(安华内阁)之下,我们有对一名部长进行调查,惟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提控。”

“我能做些什么?你要我对所有部长进行指控和调查吗?我不能因公众或任何政治压力而动摇。”

称改变人们刻板印象实属困难
“反贪会会公正调查腐败指控”

阿占巴基坦言,虽然他从2020年3月首次被委任反贪会主席以来,我国政权经过多次轮替,但公众对反贪会的看法仍存在偏差,并无奈地表示,要改变人民的刻板印象相当困难。

“这种看法很难改变,因为需要一个受过良好教育和成熟的社会,才能理解所涉及的法律程序。”

他说,公众必须了解,反贪会的职责是公正地调查贪污投诉或指控,而不是无理捏造案件。

“我一直告诉人们,我们这个国家的权力是三全分立的,即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

“我们只会在有人投报时才进行调查。但你觉得人们会相信吗?”

“在朝在野一并调查”
阿占巴基举例3调查项目

阿占巴基指出,无论是在朝在野,反贪会都一并调查,并举例槟城海底隧道项目、Jana Wibawa计划,以及一马公司案等。

他补充,这3起案件反映了他自2015年以来面对的压力,即曾在多个政府执政时任职,包括前首相纳吉领导的国阵政府、前首相马哈迪的希盟,前首相慕尤丁、前首相沙比里,以及现任首相安华。

贪污并非因工资低
“政治人物是穷人吗?”

另一边厢,阿占巴基坦言,根据其41年的服务经验,工资低或贫困并不是贪污的主要原因。

对此他表示,政府提高公务员薪资,未必能有效地遏制政府机构的贪污问题。

“如果人们认为贪污是因为工资低,我建议政府要谨慎处理,不要无缘无故地继续加薪。”

“(贪污)是基于贪心和机会的本质。例如政治人物,他们是穷人吗?那内阁部长、各部门秘书长和副秘书长呢?”

他提醒,不要仅仅认为加薪可以减少贪污,还有许多其他因素需要考虑。

“例如关于贪污的本质、机会、系统、程序和治理问题。”

反贪会打贪5年
防止超过250亿流失

另外,阿占巴基指出,在过去5年,反贪会努力打贪和疏漏,防止超过250亿令吉的政府资金流失。

他指出,所节省的金额涉及价值870亿令吉的多个项目,反贪会的重点是追回被盗资产,以及调查参与盗窃资产的人,并将他们绳之以法。

他说,反贪会还成功追回一马公司70%的资产,总价值约290亿令吉。

“我想强调,我们不是税收征收者,而是关注国家进步,并监督贪污和滥用权力问题的执法机构。”

“我想把钱拿回来是为了你们所有人(人民),而不是我,我一分钱都没有得到。”

►《热点 Hotspot》正式开通WhatsApp频道!
点击此处链接,现在就追踪我们的频道,让你不错过国内大小事、网络热门话题、专题报道及时事评论。别忘了打开旁边的小铃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