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凌是为了让实习医生提高实专业能力,让他们变得更坚强?诺希山认为这套说法简直一派胡言。他向医院喊话,务必尽快根除这些歪风。

“我们需要坚韧不拔的医生”
诺希山:但不是通过霸凌

卫生总监诺希山今天在国家麻风病控制中心(PKKN)民众会堂,为新冠大流行展览与绘画展开幕。被记者询问实习医生遭霸凌事件时,诺希山强调此风不可长。

“尽管实习医生在实习过程中必须接受各种严峻的考验,以便能成为坚韧不拔的医生,但这些考验不包括被霸凌。”


他表示,霸凌风气会引发负面效应,卫生部的立场是不能接受任何的霸凌文化。

“我们不能接受任何霸凌问题,包括性剥削、性虐待及性骚扰。”

诺希山承认,霸凌文化无处不在,任何职场包括卫生部,都会发生职场霸凌。但他强调,这种不良文化须尽快根除。

卫生部已有内部举报管道
惟须继续加强和改善

诺希山表示,随着政府已成立一个独立特别小组,以调查医院发生的霸凌事件,卫生部也会给予密切配合,以拟定指南和预防措施,抑制医院发生的霸凌事件。


他也补充,卫生部其实已经有一套举报制度,供吹哨者做出任何投诉。不过他坦承,当局还需要进一步加强和改善这个机制,以便简化整个举报程序,同时保护吹哨者。

“我们已经有一套机制,但我们希望加强和改进该系统。”

槟城实习医生议员跳楼
卫生部设独立小组查霸凌

4月17日,槟城一名实习医生坠楼死亡事件引发热烈讨论。尽管警方的调查尚未完成,但一些人声称这可能是因霸凌所导致。


卫生部长凯里昨天(5月13日)宣布,卫生部将成立一支独立的特别小组,调查槟城中央医院实习医生坠楼事件,以及其他实习医生遭霸凌的控诉。

卫生部也委任8名专业人士,出任这个特工队的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