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方面为孩子改教无效案例再添一宗。高庭裁定,一名改信伊斯兰的母亲单方面为其女儿在四岁时改教无效。

母亲离婚后为4岁女儿改教
高庭宣判女子“从未是穆斯林”

根据法庭文件,这名现年35岁的女儿以保护隐私为由被称作D。D女子出生于雪兰莪,她母亲原本是一名佛教徒,父亲则是兴都教徒。

惟父母离异后,母亲嫁给了一名穆斯林。为了保住女儿的抚养权,母亲除了自己改信伊斯兰教外,也在没有告知父亲的情形下,在D女子4岁时为其改教。

但是,D表明,在她被母亲改教后,其养父和母亲还是让她继续信奉兴都教,并没有强迫她实践伊斯兰教义。

改教无效路漫漫
女子花近十年奔波

从2011年起,25岁的D就开始尝试将身份证中的穆斯林身份除去,但她的申请被国民登记局拒绝,之后在27岁至34岁的7年间,都在伊斯兰教法庭漫长但毫无结果中奔波。伊斯兰高庭和伊斯兰上诉庭等都一再驳回她的申请。

直到2021年12月21日,民事高庭批准D申请,宣判她不是一名信奉伊斯兰的人。今年2月12日,高庭也裁定,民事法庭的裁决有效,因为它有权决定涉及非穆斯林的案件,并裁定D拥有法律地位,来提出之前的诉讼。

高庭阐明,由于D一开始并没有履行伊斯兰教义和义务,从来都不是一名穆斯林,所以民事法庭是有权审理这起案件。

高庭也表示,由于D母亲是在没有征得前夫同意下,让D改信伊斯兰,所以裁定D在1991年5月改教事项无效,因为这已违反当时的雪兰莪州法律(即规定孩童不能改信伊斯兰)。

雪州政府和宗教理事会提出上诉
913上诉庭将进行审理

目前,雪州宗教理事会和雪州政府已提出上诉,而上诉庭将于9月13日审理这两项上诉。

另外,国民登记局也已阐明,要待上诉程序完成后,才能重新签发新的身份证给予D。

D的代表律师苏仁达向《马来邮报》证实,D在高庭宣布她不是穆斯林后,曾经要求获得新的身份证,但是被国民登记局拒绝。

“在法庭的裁决后,D已要求国民登记局重新签发她的身份证,即没有‘Binti’一词,但是国民登记局回应他们不会那样做,因为仍有待受理的上诉。 ”

=============================

看更多: 重申英迪拉案标杆裁决 SUHAKAM:单方面改教已违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