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国阵、国盟和希盟三分天下后的第一个战场,马六甲州选的成绩被看作是下届大选的风向标。而国盟的表现确实让不少人大跌眼镜!

吸票力被低估
国盟挖走希盟的马来选票

澳洲塔斯马尼亚大学政治研究所主任詹运豪在接受《八点最热报》访问时指出,甲州选举最让人出乎意料的地方就在于,外界低估了国盟,特别是土团党的吸票力。

至于政治学者潘永强也同样认为,这次甲州选举一个最令人震撼的事实是,慕尤丁所领导的国盟在这次的选举意外成为大赢家。希盟之前所取得的马来选票不是回流到国阵,而是被国盟给挖走。



潘永强甚至推测,如果伊党和土团党能够继续保持合作关系,理论上国盟在下届大选中将可能取得30个国会议席。


如果说,国盟成了马六甲州选的大赢家,那么希盟尤其是公正党无疑就成为了大输家。让希盟的马来得票率赤裸裸的公之于众。

不想投巫统和希盟
部分马来人向国盟靠拢

潘永强认为,上一届大选之所以会部分马来人选择投给希盟,是因为当时的希盟还是由马哈迪这个老牌马来民族主义份子所领军的。

但是,这次马六甲州选,没有了马哈迪,这一群不愿意投给巫统的马来选民,就只能往同是拥有着浓浓巫统DNA,由同样是马来民族至上的慕尤丁领导的土团党转移。


澳洲塔斯马尼亚大学政治研究院院长詹运豪则揭露,尽管希盟目前还是能够稳住城市马来选票。但我国的政治现实却是,乡镇选区才是入主布城的关键。

没拿下四分之一乡镇马来选区
希盟入主布城是妄想?

西马半岛有大约110个乡镇马来选区,詹运豪认为如果无法获得25%的乡镇议席,就没有机会凑够足够议席,执政中央。

但是按照目前的局势来看,两位受访者詹运豪和潘永强都认为,希盟能拿下四分之一乡区议席的几率并不大。




希盟面目模糊?
黄进发:希盟在改革上已不具优势

除了难以拿下乡区马来选票之外,政治学者黄进发认为,希盟目前的另一大问题就是面目模糊,无法再以改革的形象来占据优势,所谓的改革不再是希盟的独门秘方。因为目前的三大阵营都在主打改革。


多元族群和改革路线皆难行
希盟恐会变成DAP+?

因此,黄进发认为,希盟的首要任务就是要找回一个立基点,思考接下来所要主攻的路线。但是,无论是多元族群路线或者改革路线,其实都对希盟有一定的难度。

“如果希盟主攻的是多元族群路线,那么就要问,这个多元族群怎样去保住足够马来选民的支持?如果你谈的是改革,但现在你改革的力度和速度又不见得比其他政党更强,这些马来选民为什么要选你呢?”

因此黄进发认为,如果希盟没有办法突破,没有办法吸引更多的马来选票,只能继续依靠华裔选票的话,那整个希盟看起来可能就更像是火箭一党独大的“行动党+”。如此一来,对行动党或希盟都会非常不利。